登录 注册 发布

小蜜蜂

中国有哪些著名的译者?他们各自有哪些值得推荐的翻译作品?



推荐
谢邀。

以前答过类似问题。
只按想到的顺序来,无优劣次序。

李丹、方于(译作:《悲惨世界》),词气慷慨,有金石声。

管震湖(译作:《巴黎圣母院》),倜傥风流。

李健吾(译作:《包法利夫人》),闲雅潇洒。

朱生豪(译作:《莎士比亚全集》),经典到无须解释。

查良铮(即穆旦)(译作:《叶夫盖尼·奥涅金》等,另私人极喜他译的《荒原》),参看王小波《我的师承》。私以为的中国译诗第一人。本身诗歌亦佳。

陈东飙(译作:《博尔赫斯诗集》),据说有转译,但颇佳。私以为在王央乐等诸位之上。

李文俊(译作:《九故事》、大量福克纳作品),明晰。

傅雷(译作:经典如云。大堆巴尔扎克、《名人传》,等等)。

尹承东(译作:大量的马尔克斯),影响我对拉美句式看法的人。

郭宏安(译作:加缪。另私人很喜欢他译的《红与黑》)。

王科一(译作:《傲慢与偏见》等):字句老到。

韩少功(我只看过他一部译作,敦煌社的《生命不可承受之轻》)

叶谓渠、唐月梅伉俪(这两位我有点犹豫,因为不懂日文没法比照,也听过一些对于他们的议论。川端康成系列。据说他们译的三岛一般。)

草婴(译作:托尔斯泰大堆)。

汝龙(译作:大堆俄语作品)。

于晓丹(译作:《洛丽塔》,另有若干篇纳博科夫短篇极动人,比如《菲雅尔塔的春天》)。

罗念生(译作:荷马史诗)

杨宪益(译作:实在太多了。私人爱杨先生的《奥德赛》和维吉尔系列)
【其他评论】------------------------------------------------------------------------
王小波推薦的兩位譯者: 查良錚和王道乾
查良錚主要翻譯俄國的普希金和英國浪漫主義詩人詩作,如拜倫、雪萊等。我看得不太多,小波以為他翻譯的詩歌,雍容華貴,是最好的文字。
王道乾翻譯的《情人》倒是讀過,翻得真好,和小波一樣,我極其喜歡開頭那段:「與你那時的面貌相比,我更愛你現在飽受摧殘的容顏。」總讓我想起葉芝的那首《當你老了》。

另外還有一個民國時期莎士比亞的譯者, 朱生豪。小時候家裡有一套很老很老的世界書局版的莎士比亞劇作集子,就是他譯的。譯筆真是好,就跟小波贊上面兩位一樣,以為是詩人的譯筆,後來大些,再找來讀,也是愛的。
比如《羅密歐與茱麗葉》里那段:「只有你的名字才是我的仇敵,你即使不姓蒙太古,仍然是這樣一個你,姓不姓蒙太古又有什麽關係呢?它又不是手、又不是腳、又不是手臂,又不是臉,又不是身體任何其他的部份。啊,換一個名字吧,姓名本來是沒有意義的。我們叫做玫瑰的這一種花,要是換了個名字,它的香味還是同樣的芬芳。羅密歐要是換了別的名字,他的可愛的完美也絕不會有絲毫改變。羅密歐,拋棄了你的名字吧,我願意把我整個心靈,賠償你這一個你身外的空名。」實在喜歡,都是熟讀了許多遍的。

小時候還看過很多兒童書,記得一個名字,叫 任溶溶,不知道爲什麽,一直覺得是個微笑著的阿姨形象,後來才知道是個老爺爺了。感覺好多童話都是他翻譯的,那時候看得挺開心,倒沒細究譯筆,不過我覺得能翻譯童話譯得讓孩子喜歡的,一定不會糟糕就是。
說到童話,就得提提 葉君健了。他翻譯的安徒生全集十六本,人民文學的本子,我小時候翻來覆去看過好多遍,文字選詞味道都極好。據說因為翻譯得太好丹麥女王授予他曾授予過安徒生的「丹麥國旗勳章」,是獨一無二的殊榮呢。

對了,你說著名,我想到不得不提的兩個人。一個是 嚴複,一個是 林紓(林琴南)。他們一個翻譯了《天演論》,把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思想帶入了中國,一個翻譯了《巴黎茶花女遺事》等百餘本世界名著,最早讓現代知識份子們有機會一睹外國文學的面貌。康有为赞兩人「译才并世数严林」,不過兩個人都是不高興這一稱號的,因為林紓其實一點外文都不懂,翻譯只不過是找個懂外語的,一邊看書一邊解釋給他聽,他再根據意思翻譯成文言文,而嚴複則是留過學懂外語,翻譯起來也是嚴謹依照原文的。總之很有趣的兩人,他們的譯作我都沒有看過,只不過覺得提到著名譯者,不說他們兩個,似乎太說不過去了。
對了,民國時期作家像 魯迅、周作人、冰心、郭沫若等很多都也是翻譯家的,這個細究也說不清了。

我所看比較多的還是民國時期出生的那一批人,像是 楊絳的《堂吉訶德》、 傅雷的巴爾紮克和羅曼·羅蘭、 草嬰的托爾斯泰、 蕭乾的《光榮與夢想》, 董樂山的《一九八四》、 榮如德的《名利場》、 王振孫的《茶花女》等等。
當代的譯者所知不多, 記得住名字的也就是翻譯村上春樹的 林少華等有限的幾個,就不多說了。等內行的童鞋來說話。
【其他评论】------------------------------------------------------------------------
太多了……慢慢补充……

傅雷等老一辈的翻译大师无庸赘述。
列一些其他的:
  • 朱生豪和梁实秋的莎士比亚
  • 王道乾的杜拉斯
  • 王永年的博尔赫斯,欧·亨利,《十日谈》
  • 叶君健的安徒生童话
  • 赖明珠的村上春树,施小炜、林少华备选
  • 金堤的《尤利西斯》(萧乾&文洁若也不错。感兴趣的,可以对照着读)
  • 蒋学模的《基督山伯爵》
  • 伍光建的《侠隐记》《续侠隐记》
  • 杨武能的《浮士德》《歌德谈话录》《魔山》
  • 杨必的《名利场》
  • 杨绛的《堂·吉诃德》
  • 小二(汤伟)的卡佛作品
  • 董乐山的《1984》
  • 徐迟的《瓦尔登湖》
  • 韩少功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 许钧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 袁筱一的《生活在别处》
  • 主万的《洛丽塔》
  • ……
【其他评论】------------------------------------------------------------------------
@张佳玮 已经提到了,我补充一下。我确实认为陈东飙的翻译版非常美。(也有人认为 陈光孚 译得更好)

《雨》 博尔赫斯
【陈东飙(译)】
突然间黄昏变得明亮
因为此刻正有细雨在落下。
或曾经落下。下雨
无疑是在过去发生的一件事。
  
谁听见雨落下,谁就回想起
那个时候,幸福的命运向他呈现了
一朵叫做玫瑰的花
和它奇妙的,鲜红的色彩。
  
这蒙住了窗玻璃的细雨
必将在被遗弃的郊外
在某个不复存在的庭院里洗亮
  
架上的黑葡萄。潮湿的暮色
带给我一个声音,我渴望的声音,
我的父亲回来了,他没有死去。

----------------- 以下为别人的翻译 --------------------

【王乐央 (译)】
黄昏变得明亮,因为终于
一场霏霏细雨突然落下;
或者已经落过,因为再一次
雨总是过去日子的事。
谁听见下雨,总会心里想起
那时候,偶然幸运的机会
看见一朵叫做“玫瑰”的花开放,
显出色彩之中最奇妙的色彩。
把水珠蒙上窗户的这场雨,
使郊区有了生气,那里再也找不到
不复存在的某个庭院里
悬着的葡萄技头的黑葡萄。
雨涟涟的黄昏却带来了多么渴望他
没有死的我父亲的说话声音。

【陈光孚 (译)】
黄昏突然明亮,
只因下起细雨,
刚刚落下抑或早已开始,
下雨,这无疑是回忆过去的机遇。

倾听雨声簌簌,
忆起那幸运的时刻,
一种称之为玫瑰的花儿
向你显示红中最奇妙的色彩。

这场雨把玻璃窗蒙得昏昏暗暗,
使万物失去了边际,
蔓上的黑色葡萄也若明若暗。

庭院消失了,
雨涟涟的黄昏给我带来最渴望的声音,
我的父亲没有死,他回来了,是他的声音。

【林之木版 (译)】
苍茫暮色骤然变得澄明起来,
因为潇潇细雨正在悄悄飘滴,
飘滴或者业已停息。雨落中天
自古有之,这该是不需要怀疑。

耳边那淅淅沥沥的回响歌吟
必然唤起对美好季节的回忆,
想到那名字叫做玫瑰的鲜花,
还有那娇好艳丽色泽的旖旎。

这雨水为窗上玻璃蒙起薄雾,
而在那茫茫城效的荒野里面,
却给架上的黑葡萄注入活力。

尽管庭院已经难觅。湿漉漉的
黄昏送来了那期待中的呼唤,
是归来的父亲,他并没有死去。

【张祈版 (译)】
午后变得明亮,因为最终
一场细碎的雨突然飘落,
或者它已经飘落。因此再次的雨
是过去有些事情已经发生。

无论谁听到雨声落下,都会使得
他去留意时间:在一个意外幸运的机会,
他的一瞥中曾绽放一朵名叫“玫瑰”的花,
带着那种奇特而亲切的颜色。

这场雨的薄雾令窗户失明,
在那无法再找到的市郊,
在已经不存在的某个庭院里,

它也会让那葡萄树头上的黑葡萄高兴。
那被雨水湿透的午后也会带回那声音,
那是我渴望的父亲的嗓音,他没有死去。

------------------- 以下内容由继新哥提供 ---------------------
博尔赫斯老爷子亲自朗读这首诗——
palabravirtual.com/inde

原诗(西班牙文)

La Lluvia

Bruscamente la tarde se ha aclarado
Porque ya cae la lluvia minuciosa.
Cae o cayó. La lluvia es una cosa
Que sin duda sucede en el pasado.

Quien la oye caer ha recobrado
El tiempo en que la suerte venturosa
Le reveló una flor llamada rosa
Y el curioso color del colorado.

Esta lluvia que ciega los cristales
Alegrará en perdidos arrabales
Las negras uvas de una parra en cierto

Patio que ya no existe. La mojada
Tarde me trae la voz, la voz deseada,
De mi padre que vuelve y que no ha muerto.
【其他评论】------------------------------------------------------------------------
认同楼上大部分回答。补充几位我觉得不可不提的译者。
高克毅(即乔志高),他翻译的《天使望故乡》堪称经典。另外,他也是白先勇先生《台北人》的英译主要译者。被吕叔湘誉为可以“左右开弓”的翻译家。
董乐山,译作《第三帝国的兴亡》(合译)、《西行漫记》对我影响都大。
傅惟慈,只读过他译的《月亮与六便士》,语言平实,但是“力透纸背”。
记忆中钱钟书也曾参加过毛选的翻译,可以找来看一下的。因为钱的文字修养极高,尽管他不事翻译,但译文绝对是顶好的。
【其他评论】------------------------------------------------------------------------
印度古典文学翻译成就卓然的大家:季羡林,译《罗摩衍那》、《五卷书》;徐梵澄,译《薄迦梵歌》;金克木,译《云使》、《伐致诃利三百咏》。这些译作都称得上是绝学,不是说梵文的掌握后人不行,而是这三位前辈的中文功底和古雅的文辞(尤其是后两位)是绝大部分当代译者难以企及的。

波斯古典文学的翻译。湖南出版社的《波斯经典文库》是划时代的盛举,堪比唐太宗为玄奘所建译场,虽无玄奘这样出色的主笔,但已将波斯诗歌‘四柱’全文译出,太了不起!尤其推荐张鸿年所译的《鲁拜集》,还原了海亚姆的诗歌原义(通行本多据Fitzgerald英译本转译),文辞优美;张鸿年还译过《蕾莉与马杰农》,乃无比感人的古波斯爱情故事。


古希腊文学的翻译首推罗念生和周作人,亦不可错过水建馥,译《古希腊散文选》,其中泰奥弗拉斯托斯《人物素描》和卢西安《真实的故事》极生动有趣。

Maria Rainer Rilke, my most beloved poet!
冯至所译里尔克的《给一位年青诗人的十封信》是我大学时代常买了送友人的爱书,他的译诗《豹》、《秋日》完美无缺。林克所译《慕佐书简》则是我如今常向人推荐的理解里尔克最佳文本。

再推荐一位译者?好啊,大家竟然都没提及缪哲,可见在今日之中国一流的翻译是一件多么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缪哲事实上已经为此不得不转行了)!

Thomas Browne的Urne Buriall是英国十七世纪的巴洛克式的雄文,堪比庾信《哀江南赋》,中文功底不厚根本译不好,缪哲做到了。此外他还译过《塞耳彭自然史》、《钓客清话》和《美洲三书》。可惜啊,现在他已改行做古代艺术史了,当然,他会做得和白谦慎一样好的,我信。

眼见为实,《瓮葬》第五章选文:



你竟然看到了这里,握手;早就下课了!
【其他评论】------------------------------------------------------------------------
四川大学英文系教授文楚安先生对垮派文学研究极深,他翻译的《达摩流浪者》是我读过的最好的中文版本。
【其他评论】------------------------------------------------------------------------
陈中梅翻译的荷马史诗我以为极好,不过有人表示相反意见 alifu.blog.163.com/blog
苏斌翻译的《萨特自述》非常拗口,我也以为极好。

因为看到以上大家所举都是“通畅派”的翻译,我举这两个拗口派的。
【其他评论】------------------------------------------------------------------------
我想推荐一下北大教授辜正坤翻译的《道德经》。我看过很多版本的道德经,他翻的不错。
【其他评论】------------------------------------------------------------------------
法语系,周克希,《王家大道》、《不朽者》、《三剑客》、《包法利夫人》、《小王子》、《追寻逝去的时光·第一卷》、《追寻逝去的时光·第二卷》
2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