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发布

小蜜蜂

币圈凉了,区块链域名生意还在。



推荐

囚徒蔡文胜

泅渡的每一个岛屿,都是彼岸的缩影,只有经过了荒芜与失去,才知道永远的彼岸有多远。

高一辍学,不懂技术,英语也不灵光,却敢砸下一亿美金做门户网站FM365;

合同都没签就直接把1200万就打到了创始人兼工程师周胜军的账户从而收购暴风影音;

一顿饭的时间就敲定了一天之内100万到账,直接拿下熊俊的创新工场……

1533915368747_008039.jpg

赌这个东西一旦迷上了,很难停下来,输了想赢回来,赢了想要更多。“我喜欢干那种一块钱赚一百块钱的事儿,一块钱赚五块钱的事太慢了。”是这位70年代出生于福建泉州的石狮人氏,域名界高阶赌徒蔡文胜的处世之道。

千禧之年,30岁的蔡文胜用一万元买了人生第一台电脑,开始了他的互联网创业之路。

2000年蔡文胜从一份香港报纸中得知,域名business.com卖了750万美元,如梦初醒,那一天,蔡文胜至今还清晰地记得,4月25日。

经历过凌晨三点挣扎着从床上起来抢米,扔过好米,错过黄金期,刚入场的他一下子赔了几十万,交了不少学费。

但“可能比别人多动了一点脑子”的蔡文胜很快找到了突破口。域名注册后每年都需要续费,不续费就会“掉下来”,他就把大部分精力放在抢注那些“掉下来”的有价值的域名上;直接租用美国的服务器注册,减少了节点,速度更快;通过注册商特殊注册通道“打入门内”把域名注册成功率提升到了50%。

短短两年,他就成功卖出了1000多个域名。爱奇艺、优酷土豆、新浪微博、360、谷歌中国等优质域名交易都出自他之手,其中360.com卖了一个亿,成功入选史上十大最贵域名交易名单。

2005年4月,蔡文胜个人出资包下全部食宿,在厦门连续举办了两天“中国互联网站长大会”,邀请了国内流量最大的150名个人站长参加,这其中就包括庞升东、姚劲波等现在我们熟知的斩获巨额风险投资的时代大佬。这一届的站长大会也一度外界冠以“个人站向商业站转型”的时代标志,蔡文胜也成功地从“域名之王”正式转型“个人网站教父”。

尽管日后他自己承认,第一次站在台上演讲“腿都是哆嗦的”。

2008年蔡文胜回到厦门创办美图,顺带把李兴平共同创建的4399小游戏也带回了老家。凭借敏锐的商业嗅觉和灵活的经商头脑,蔡文胜把域名界的前辈们一个个都“拍在了沙滩上”。

但彼时风光无限的他不会想到,十年后,他将在区块链的江湖,被另一位英雄少年“击倒”。

草莽杜均

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坠暮年。

提及中国域名行业,有一个无法绕过的名字:易域网。

易域网是2000年国内最大的提供域名交易服务的网站,域名界最早赚到钱的tianshi,丸子、庄良基还有如今的互联网大佬蔡文胜、姚劲波、吴欣鸿等都是曾经混迹易域网的老人。

蔡文胜通过易域网结识了张立,吴欣鸿等这些对他之后人生产生重大影响的合作伙伴。但他不知道的是,一位长期混迹于网络的南方小镇青年在此时也成为了他的信徒。 

“天府之国,沃野千里”。傍水依山,层叠而上,倚栏远眺,舟楫穿梭。

2008年,重庆开县一名20岁的“网瘾少年”来到了首都北京,正式成为了北漂中的一员。此时距离他注册第一个域名xihoo.cn刚好过去5年。

这位少年,名叫杜均。

这个在2003年无意中注册的仿雅虎域名花了杜均325元钱,但自此,他的人生就如同开了挂。

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坠暮年。

爱折腾的杜均人生目标从没变过:赚钱。杜均的父母都是生意人,可是父亲的从商运实在不太好,做林业、搞养殖最后都以失败告终,父母经常为钱吵架,小小年纪的杜均以为赚了钱就能让父母和好,五年级的他便开始琢磨生财之道。在宿舍里倒卖芝麻糖,在镇上卖鸡蛋,收购同学的大米贩给粮店……

“钻进钱眼里”的杜均着实不算个好学生,曾多次被学校开除。但在互联网的世界里,他却是名副其实的“无冕之王”。初中时靠帮人申请QQ,群发消息赚佣金,之后开始打游戏卖装备,再后来甚至干脆自行建网站赚取广告点击费……

2007年的杜均偶然得知倒卖域名可以赚钱,网络上看到的蔡文胜发家致富的故事深深刺激了年仅19岁的他。

他开始长期泡在域名论坛,每天用一小时浏览和域名相关的信息,拿出比念书还用功的劲头,哪个域名卖了多少钱,交易金额是多少……记了满满五个本子,这一记录就是七年。

2007年3月7日,域名的注册价格降到1块钱,他一狠心注册了上百个。靠着倒卖域名,用1000元本金赚了1000万人民币。2011年,“千团大战”时,杜均囤积了40多个带有“团”字的域名,进账三千万。

2013年初识比特币的时候,只是把它当成和域名一样的投资标的,直到和李林一起做的火币交易所实现了日均几百万交易量,每天进账几十万,杜均才开始正视虚拟数字货币市场,并决心要深入了解区块链生态。

2014年12月,杜均在微博写下: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这一次,杜均选择了拥抱区块链。

无名戴跃

人们永远都在崇拜着那些闪闪发亮的人,觉得他们是像神衹一样的存在,注定要用强大且无可抗拒的力量征服世界。

但人人生而平凡,闪亮的人生背后永远隐藏着不堪的代价。

日落长沙秋色远,水尽南天不见云。与蔡文胜,杜均一样,在域名界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的长沙小伙戴跃也受到了比特币的召唤,兜兜转转杀入了币圈。

82年出生的他,大学就开始了他折腾不息,奋斗不止的创业生涯。2004年用几十元买下了zjj.com.cn域名,转手卖出了六位数,在域名圈声名鹊起。

靠域名发家,也靠域名创业。花了280元注册1861.com.cn,不到一个星期,就有通信公司出价15000元购买。1861.com.cn的手机靓号网,hnz.com.cn的湖南招聘网,china.vc的投资家咖啡、loupan.com的楼盘网……戴跃的创业轨迹与域名紧密相连。

比特币,也不例外。

在域名生意中,.COM等价BTC  .IO等价ETH,如今我入手的域名已经有1.5亿。卖域名是乙方,做投资是甲方。域名本身是很好的数字资产,与比特币天然相吸。都具有某种意义上的数量限制,无法造假,有很大的投机属性。

在年近不惑的的档口,戴跃选择了区块链域名投资。

一次平常的域名交易,交易完成后买方付了1000个比特币,比特币从8万涨到了8千万,创造了戴跃最贵域名交易记录。

17年8月,戴跃把一个两个字母的域名卖给了币圈大佬,并在朋友圈发布了这条消息,很快吸引来了一位比特币买家,并且没有还价直接下单。不过这位买家是分期付款。奈何时运不济,恰逢“九四”出台,国家加强了监管,戴跃在收到了最后一笔比特币之后全部抛售。

眼见比特币涨到十几万,涨速快到怀疑人生,就这样错过了财富暴涨的机会,这次教训也成了戴跃all in区块链投资的催化剂。

“迄今为止我一共投了35个项目,媒体7个,项目14个,交易所14个,域名成了很好的节点,18个token fund都与我的域名有关系。

链上狂欢

从没有哪一次技术变革能够像区块链一样在短时间内制造了巨大的财富效应,让参与其中的人陷入了集体狂欢。

也许是财富的呼唤,也许是对构建新商业生态的美好期望,几位在域名界擦肩而过的前后辈终于在区块链江湖相遇了。不过此时的他们相比过去在域名界的呼风唤雨,多了些深陷舆论的狼狈。

2018年春节过后,已经成功转型为天使草根投资人的互联网老兵蔡文胜投资了OKex虚拟货币交易所。此时距离美图上市,成交16亿港币,成为港交所近十年来最大一笔IPO的荣耀时刻已经过去了一年有余。

今年2月,OKex上线了名为美蜜币的代币,BEC(美蜜币)一上市,便从0. 09 美元直冲至 80 美元。但很快又俯冲下跌至 4 美元。24小时涨幅就高达4000%。4月22日,BEC(美蜜币)合约出现重大漏洞,引发抛售潮。当日BEC的价值几乎归零。

从280亿市值跌到近乎为零,只用了不到三个月。

早在18年1月,蔡文胜就曾放出美图即将进军区块链的风声,股价随即大涨6%。虽然蔡文胜曾多次公开否认自己与BEC的关系,但这一系列动作让大家不得不怀疑这位“著名天使投资人”收割韭菜的昭然之心。

同年,一篇名为《庄家杜均》的刷屏文章把这位未到而立就已成为亿万富翁的“杜均宝宝”推上了风口浪尖。身兼承销商、坐市商,证券媒体,坐拥整条利益链的“超级庄家”成为了外界赋予他的新名号,对此,杜均除了一句“自己被缺席审判”外再无回应。

其实不难发现,币圈与域名界的人有着很深的渊源。13年戴跃在北京搞VC聚会时有五六个域名圈的大佬跑到北京了解矿机,可没想到比特币暴跌,矿机也亏损,这些人割肉离场后再没上车。15-17年是域名的熊市,也有很多入了域名圈的币圈人被割。

风水轮流转,利益交织,一些野蛮人入圈暴拉搅乱了市场,造成了泡沫。

相比区块链投资,域名投资更稳当,交易更低频,也不需要很高的技术含量,可命定的局限尽可永在,不屈的挑战却不可须臾或缺。即便三个手机,天天信息爆炸,甚至忙到一天只吃一顿饭,也没能阻挡域名大佬杀入区块链的脚步。

“不信谣,不传谣,踏踏实实做事情。”是杜均最新的微博更文。

币凉了,区块链域名生意还在。

十年一轮回,尽管眼下十分艰难,可接下来的路,谁又说得准呢?

242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