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发布

小蜜蜂

城市二级公立医院陷生存危机,出路在这里!



推荐

分级诊疗越来越热,文件层面上对大型公立医院的扩大越来越遏制,理论管理上对“1000床规模最优化”越来越推崇。但是,从单个医院的生存和发展来看,城市二级公立医院的发展空间确实越来越小了,好像只有做大了或者转型了,才能生存和发展。

以重资产模式运行的医院,保持小的规模,可能风险越来越大。而轻资产运营的医院,可能会过的比较滋润。

 01 

 政策对城市二级公立医院的限制 

1.限制。《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国办发〔2015〕14号)明确提出:到2020年,每千常住人口医疗卫生机构床位数控制在6张,其中,医院床位数4.8张,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床位数1.2张。在医院床位中,公立医院床位数3.3张,按照每千常住人口不低于1.5张为社会办医院预留规划空间。在县级区域依据常住人口数,原则上设置1个县办综合医院和1个县办中医类医院(含中医、中西医结合、民族医等,下同)。按照这个规划,在城市里面,基本上床位数量都被大型公立医院占据了,那么二级乃至一级医院的床位数量肯定是要控制,甚至减少的。

国办发〔2017〕67号《建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制定区域卫生规划和医疗机构设置规划,合理控制公立综合性医院数量和规模。从严控制公立医院床位规模、建设标准和大型医用设备配备,严禁举债建设和豪华装修,对超出规模标准的要逐步压缩床位......这个是靠市场手段压缩,还是靠行政手段压缩?如果要快速实现规划目标的话,肯定会主要依靠行政手段。那么,城市公立医院里面,很显然弱势的是一二级医院。

2.转型。政府对公立医院数量和规模实行严格限制,鼓励引导非政府确保的二级医院改制,鼓励采取迁建、整合、转型等多种途径将部分城市二级医院改造为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专科医院、老年护理和康复等机构。


 02 

 城市二级公立医院的经营压力很大 

1.病人不来。一些大中城市的“夹心层”二级医院,政府补贴没有,患者门可罗雀。

城市公立医院医生收入和县级医院相差甚远。患者要么直接去了同城的三甲医院,要么直接去政府大力扶持的县医院。根据公立医院改革定价,三级医院和二级医院专家诊疗费差别不大,患者不会因为节省一两块钱而在同区域内选择低级别医院就诊。同时,即使三级医院取消普通门诊,也无法阻挡患者到三级医院就诊的趋势。患者得病后的第一选择是看好病,而不是省钱。

2.药品下沉。北京市原医改办主任韩晓芳的话说,给基层配足了药,大医院门诊可以直接少近三分之一。随着分级诊疗的推进,基层用药情况将得到大幅改善,届时慢性病患者在三级医院诊断治疗后,在社区就可以了,谁还会去夹在中间的二级医院?

上海市区一位二级医院院长就曾对该院内科主任表示,现在应该有危机感了,很可能二级医院不再需要这么多内科医生了。

3.对医生吸引力不足。包括薪酬待遇和发展前景方面,城市二级公立医院有很多先天不足,包括专业没有竞争力,在发展前景上不明朗,薪酬达不到技术人员的预期,留不住人才。


 03 

 城市公立医院的转型 

1.北京的试点。北京公立医院转型做康复已迈出实质性步伐。2017年10月11日,北京商报记者从业内获悉,日前,经北京市卫计委批准,西城区展览路医院增加“北京市第一康复医院”第二名称,成为北京首家顺利完成公立医院转型康复医院的试点医疗机构。

按计划,明年北京还可能会选定第三批公立医院转型试点,涵盖医疗机构数量还是6家,三批18家名单全部公布后,基本各区都会拥有1-2家公立康复医院。除此之外,也有很多城市医院向医养结合、老年医学、护理院发展,或者把其作为重点发展方向。

2.专科化趋势。从综合医院转向小综合大专科的发展模式。集中医院优势资源集中发中两个重点专业,在专科建设上实现突破,将拥有吸引人才和病人的核心竞争力,相信专科化的发展,将成为越来越多追求发展的医院的选择。

3.轻资产运营。这是我备课的一个课件的内容,剥离重资产以后,医生、技术和管理成为核心,对知识和知识人员的管理成为管理的核心。当人才和专业技术成为医院的竞争力之后,会重燃城市二级医院的发展信心。

文中内容及图片均来自网络,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最终解释权归卫健看点公众号所有。

404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