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发布

小蜜蜂

城市转型启示:迪拜“廖望”从房地产到All in区块链



推荐

世界诸城之中,迪拜对未来的预判总是异常敏锐。

从19世纪末迪拜定位传统贸易,以珍珠出口闻名于世;到20世纪中叶,转向石油出口,迪拜成为靠石油“吃饭”的国家;再到后来,迪拜转型旅游服务业、金融业等新兴产业,变为中东的一颗经济明珠……

迪拜这块阿拉伯半岛的弹丸之地,8个朝阳区大一点地方,每每都能精准踩上时代发展节奏,并且从未落下过。

现在,迪拜又开始搭上区块链“这趟车”,除了发行官方数字货币、加速发展金融科技以外,还将运用区块链、智能合约为各行各业带去变革,以此成为一个链上之城。

从石油到房地产

迪拜是靠石油“起家”的。

1960年,那里发现了石油,那是迪拜的第一桶金,但迪拜石油总储量为6.7亿吨,仅占阿联酋的5%。

政府清醒地意识到资源依赖的危险,大约在2010年左右迪拜的石油将枯竭。于是经济如何转型成为迪拜政府面临的一个最重要问题。

那时,迪拜政府的想法是,迪拜的未来不应该局限于阿联酋或者中东,它要嵌入全球产业网络,打造一个和世界顶级功能分工的“专业化城市”——只发展某些功能+只服务某些人,并把前面两者在世界范围内做到最好。

在20世纪70年代前后,在充分考量资源条件与能力许可的条件下,迪拜给自己定位的新身份是休闲旅游中心、现代服务业中心和国际贸易中心。

也可以说迪拜的城市发展目标是“服务有钱人”,并围绕这个目标进行一系列城市建设和制度设计。

在这一政策目标指引下,利用石油带来的财富,迪拜用一种近乎疯狂的速度进行城市化进程和地产开发。

世界第一家七星酒店(帆船酒店)、世界最高的摩天大楼(哈利法塔)、全球最大的购物中心(迪拜贸)、世界最大的室内滑雪场(阿联酋贸)、世界著名的迪拜国际金融中心(DIFC)……

仅仅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建筑还不够,未来吸引客流,迪拜还专门成立了商业和旅游营销部(DTCM),进行的城市营销好像在给全世界递名片:嘿,来迪拜吧,让你爽。

据某位曾在迪拜帆船酒店开发商工作过的专家称,在帆船酒店刚刚开业的一段时间里,全世界的富豪都来排队预定——不用告诉我每晚多少钱,就告诉我有没有房间。

极致、奢华、逆天的财富象征,不仅吸引有钱人去迪拜消费,也吸引全世界各地人前去迪拜去淘金。

淘金者与泡沫

在多如过江之卿的淘金者中,中国人廖望的经历颇具代表性。

大学毕业后,受当地房地产淘金热影响,23岁的廖望毅然前往迪拜。

“2008年初,一个家乡人在深圳创办的房地产模型企业找到了我,说他们需要在迪拜开设分公司,希望我能加入初始的核心团队。家乡企业的人知道我干农活很卖力,成绩拔尖又拿过英语的全市第一名,给他们开拓国外市场比较合适。我高三以前从来没出过我们县,一听可以去国外看世界,很兴奋就去了。”廖望说道。

然而,让廖望和迪拜都没有想到的是,当地房地产“泡沫”开始破灭。

受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2009年迪拜房产出现下跌,让迪拜楼市泡沫开始破灭,迪拜陷入债务危机,最后不得不向阿布扎比求助偿还棕榈岛集团母公司迪拜世界集团的债务。

“(去了)连2个月都不到啊!当时因为潜在金融危机,公司提前做了预判,决定从迪拜撤资规避风险,组织分公司人员回国。”

为了寻找机会,廖望决定留在迪拜继续从事房地产销售工作,然而让他绝望的是,受金融危机影响他又一次失业了。

“第1个月我就拿到了公司的销售冠军,可惜好景不长,金融危机开始后公司大幅裁员,作为试用期员工我被公司在第3批人员中辞退,连赔偿金都没有。”即使如此他还是坚持留在迪拜,相信那里房地产的未来。

2009年之后,经过金融危机的打击后,迪拜的房地产开始复苏。在2011-2013年迪拜房产重新走向疯狂的时候,30万迪拉姆左右买的商铺,短时间一转手就是45万。如果再放到手中几个月,又会迅速涨到50~60万。

借助迪拜这次房地产回暖,廖望终于掘到第一桶金。他开设了一家叫原子能房产中介公司。廖望说:“第一年公司净赚4百万人民币,第二年赚了6百万,第三年则跃升到4千万人民币利润。”

尽管迪拜房地产有所恢复,但后劲逐渐显现出不足。

根据今年1月份,咨询公司Core Savills报告显示,迪拜租金在2018年将会持续下滑,特别是在住宅市场,预计收益率将受限。

而对于旅游业来说,如果没有房地产开发活动的支持,一个国家的旅游行业便无法成为国民经济及文化发展的推动力。

迪拜又到了寻找新的发展道路的时候了。

转型知识经济

迪拜该如何摆脱房地产依赖?

早在2001年,迪拜当局着眼于未来,认为未来是知识经济时代,迪拜的发展要朝着这个方向进行。随后,迪拜创建了迪拜网络城(Dubai Internet City)项目,吸引各国科技公司进驻迪拜。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短短几年时间,迪拜吸引了微软、思科、西门子、甲骨文、惠普、IBM和佳能这样的顶级企业入驻,已经有超过835家跨国大科技公司在此设据点,有35000名多数来自海外各国的高科技人才在这里工作。

迪拜政府心里很明白,只有拥抱新兴技术,才是迪拜未来可持续发展的动力。迪拜王储说曾表示,“迪拜正顺应未来的发展潮流不断努力,我们会跟上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脚步,并且关注一切能够提高效率的技术及工具。”而他的目标是让迪拜领先其他都市十年。

2017年2月,迪拜政府启动「Dubai 10X」计划,意在把迪拜改造成世界上面向未来政府的最大实验室,赋权于各职能部门,寻求颠覆式创新,增强城市的工具、体系,改进、升级思维模式,变得更开放,也更能接受突破性观点。

迪拜创业孵化器项目总部

未来几年,机器人上岗、无人驾驶出租车以及自动驾驶车辆将在迪拜街头不断涌现,然而这只是迪拜智慧城市战略的一部分,迪拜正瞄向区块链技术,并且野心勃勃。

在与诸如加拿大多伦多、英国伦敦、法国巴黎、德国柏林乃至中国北京、深圳等城市的竞争中,迪拜正越来越依靠像ConSensys这样的研发初创团队,占据最前沿的技术风口,力图成为全球区块链开发的中心。

在迪拜奋斗多年的廖望说:“迪拜计划在2020年变成一个无纸化办公城市。迪拜政府部门50%的业务将引入区块链,所有部门包括移民局、财政部、水电局、房产局都要尽量使用区块链技术,比如房产登记和结婚证明等。”

迪拜区块链战略

为了更好推动区块链发展,迪拜专门制定了三个主要战略目标:

1、政府效率:为所有城市的交易建立一个新的无纸化数字层,以提高政府运营效率,并为私营部门提供支持。

2、生产力创造:区块链战略将使得公民与合作伙伴能够打造出一个新的业务系统,为私营部门带来众多机会。

3、国际领导力:迪拜将向全球伙伴开放其区块链平台,为那些来迪拜的国际旅客提供更安全和便捷的服务。例如,国际旅客将受益于更快的护照预先核准、安全检查和签证;经批准的驾驶执照和汽车租赁;保证无线连接;临时数字钱包与支付的认证等。

在制定详细的战略目标外,迪拜还不遗余力的投入大量资金。现在,迪拜政府每年为创新研发投入逾40亿美元,希望在未来争得领导者地位。当其他很多国家政府还在发布白皮书进行小规模实验的时候,迪拜政府已经在整个城市体系当中全面融入区块链技术。

廖望说:“我们又乘着迪拜推动区块链发展的‘东风’,现在也开始从房地产拓展到区块链,正在创建一个名为原子链的项目,促进国家之间的经济贸易。”

现在,在迪拜政府的推动下,包括IBM、思科和SAP在内的十多个构成国际区块链理事会的著名企业,均在迪拜落户建立区块链应用研发基地。不仅如此,迪拜政府还注资3亿美元建立“未来基金会”,孵化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创新团队。

借助迪拜政府推动区块链发展的利好政策,廖望和他的原子链团队也在大胆探索区块链未来发展的可能。

“加密货币3.0像是个没有出世的孩子,他应该是有更快交易速度,更低廉交易费用,更加去中心化和算力更加分散。同时可以大规模运行Dapp和实现IPFS,原子币(ATOS)就是奔着3.0的目标去的。”廖望说道。

在面对区块链的洪流,廖望的期盼选择能否会成功目前很难说,但不管怎样,时代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在前进;而他倡导的原子链会像当初他创建的原子能房产一样,最终会成为迪拜这次转型发展中的一个缩影。

6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