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发布

小蜜蜂

廊桥将桥与建筑结合的特殊构造是如何形成的?



推荐

不知道这里构造的如何形成是指构造的方式还是构造的成因,就分两部分说一说吧,抛砖引玉一下。

石梁廊桥

石拱廊桥

木拱廊桥

木梁廊桥

构造方式:

为方便讨论,首先将廊桥看作廊身与桥体两部分。桥体大致分为木梁廊桥、木拱廊桥、石梁廊桥、石拱廊桥几类。其中构造最为简单的通常为石拱廊桥,因需建廊身之石拱通常跨度及宽度都比较大,其下桥体可视为建筑之台基,同传统建筑做法类似,直接将屋架置于其上,基本属于两套系统,无特殊构造,廊身的稳定性靠其自身屋架与屋顶维持;而木梁廊桥与木拱廊桥则通常将桥体最上一层或几层梁同时当做建筑之地栿,将其上廊身立柱与其咬合,从而使屋架与桥体形成比较稳固的整体,同时此方向的地栿设置也利于桥面所铺木板两边的收边工作;由于材料特性,石梁廊桥的交接方式在设计上则更接近于园林中的临水建筑,柱子通常立于石质桥墩之上,置于两段石梁交接处,而不置于石梁跨中,故而这种廊桥在跨度与规模上均比前几种要小很多。

表现方式的变化:

这里牵扯到设计问题。传统建筑中,由于人们从正面进入,其内外表现逻辑比较一致,即雕饰、彩绘等装饰性操作均着重在面阔方向之构件上强调。但尽管廊桥在外部表现及观法与传统建筑类似,但因其只能从山面进入的使用方式,结构层面的进深并非使用时候的进深,结构逻辑与空间逻辑出现了分歧,而装饰更多地是遵从人们的使用方向,即在廊屋的进深方向进行彩绘,或进行少量雕饰(因此处穿枋并非拉结作用而承担屋架质量,故不宜过多雕刻),故而在内部构架的表现上与传统建筑有着一些细微不同,。

构造成因:

廊桥最早如何出现或许已无法确定,但我们至少可以从其空间、构造、结构等方面的优点反推从而逐渐逼近这些成因。

桥廊出檐与鱼鳞板

廊桥者,桥是为通过,而廊则是为放慢脚步。在不同廊桥逐渐发展成各地的标志与风景甚至文化中心之前,首先是这些桥上建廊的形式可以在解决人们通行问题的同时满足人们对于遮雨蔽日的需求。同时,对于木桥、尤其是木梁廊桥而言,其叠涩而成的桥身尽管解决了跨度问题,但因其构造原因,其下有众多的水平缝隙,一旦雨水进入,则极易腐朽。这时桥面上之廊屋的出檐则极大解决了雨水的问题,而多雨地区桥廊身上的鱼鳞板则可以在为廊内空间挡风的同时将这些缝隙彻底覆盖,这样在长时间日晒雨淋之后,便只需更换木板,以弃车保帅的做法解决构造问题。

(可以看到隈工这个桥梁博物馆的现代廊桥设计十分具有结构表现性,也实现了剖面上的大出挑与立面上屋顶与屋身的比例关系,但实际上为了这种比例关系其在廊屋地平之上又增加了几层并无结构作用的叠涩木方,而出檐并未变大,这样木方外边界与出檐在投影上齐平,叠木的缝隙将完全暴露在外,可以说这种做法属于给自己制造新的防腐防水问题……尽管现代木结构防腐防水有很多灵活的方式,但这中本可以通过屋顶继续出挑向下而调整立面比例的问题却通过制造麻烦再解决麻烦的方式处理也实在没法称得上巧妙——毕竟屋面材料防水要比木方单独作防水容易处理得多。#对隈工的日常吐槽)

而在结构逻辑上,廊对于木桥作用也十分重要。无论是叠木梁桥或木拱桥都有很好的受压性能,只要拱脚能固定住,就可以很好承受向下的荷载。但因其层叠逻辑,靠自重维持稳定,一旦受到向上的风力、冲力、拱身反弹力或侧向的水平推力,就很容易失稳。因此,采用廊桥的形式,不但没有增加负担,反而增加了稳定性。这个时候便要讨论其上廊屋的结构逻辑——即若仍采用抬梁结构等层叠式建造逻辑,尽管可以增加配重,但仍惧怕向上与侧向的各种力;而若采用穿斗等连架逻辑,则由于其采用穿而非叠的构造方式,使廊身竖向整体性相对较强,加之桥的跨度较长,廊屋穿斗架数量众多,互相拉结在水平向整体性也有一定改善,所以可以很好抵御这些方向的力,使桥体更加稳定;而木廊桥所出现之地多为风雨较多的南方,这些地区本就有很好的穿斗工艺传统,所以廊屋采用穿斗架也成了自然而有效的对叠木桥梁的改进方式。

【其他评论】---------------------------------------------------------

廊桥,又叫风雨桥,桂北的三江风雨桥算是中国最著名的风雨桥集中地之一。

其结构和构造的特色,就在于全部采用圆木解决,无论结构还是构造。

当然最基本的结构方式,就是用圆木纵横交叠而成,这是典型的井干式的建造方式。(从“井”这个字,就看出其组合逻辑了)

井干式是比较原始的方式,缺点是跨度很难超过木材本身的长度,受力也不是最高效的,但胜在操作简单、直观,造型朴拙,而且可以连围护构造一起解决,只是对木材是比较浪费的。

风雨桥的首要问题,跨度,是通过大量纵向圆木累加解决的。但因为单纯的纵向木材无法累加形成合力,因而必须以横木相连。

而在桥墩部位,再以纵向木材配合横木联系相邻跨。

至于上部结构,则同样以非常简单的方式,也就是圆柱直接戳在纵横木材上。纵横木上,铺木板就是桥面。当然,圆柱之间同样以纵横梁架通过榫卯相连,形成一个整体,也就不会散架了。

虽然传说中国古代榫卯不用钉子,可惜这不是实情。实际上《营造法式》第二十八卷,就是用钉和用胶的料例。建筑工程是大事情,才不会为了所谓的机巧,放弃使用的方法。

实际上,榫卯部位一直都是木结构建筑受力非常不力的部位,但可惜古代中国并没有建立成熟的结构理论,也不知道以钢节点配合木梁柱,才是最大效率利用材料特性的方法。这是和现代木结构最大的区别。

额外说一句,对井干式最喜欢的大概就是日本人了。

日本人对古朴的东西,似乎有天然的偏好,所以大量使用类似井干式的建构方式,包括隈研吾的很多作品,也是一脉相承。

所以说中国馆不是抄日本人,而是来自斗拱,我才不会相信。

在建筑史教科书里,和穿斗、抬梁并列为三大传统木结构形式。中国古代斗拱用的抬梁方式,榫卯的技巧,与多用于原始边缘地区的井干式背道而驰。

中国馆用的是典型的井干式的叠加方式,与安藤 隈研吾等日本建筑师多年前就使用的方式如出一辙,即使不是主动抄袭,也是雷同无疑。

同理,把日本建筑师惯用的这种方式,当做对中国古代斗拱的简化,同样是对木结构历史一无所知。

这是92年世博会日本馆

奇丑无比的中国馆

中国斗拱,

斗拱的意义,恰恰在于通过斗拱这种节点,取代了纵横叠加的原始方式,来联系纵横梁架和立柱。

这就是打脸嘛!

78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