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发布

小蜜蜂

有哪些你认为极具美感但是却几乎无法建成的建筑设计作品?



推荐

Étienne-Louis Boullée (艾蒂安-路易·布雷)设计的 Cenotaph for Sir Isaac Newton (艾萨克·牛顿纪念碑)。

作为新古典主义风格的代表人物,艾蒂安-路易·布雷出生于艾萨克·牛顿逝世后的第二年,一生中真正动工的设计方案并不多,竣工者多也未能保存至今。身为 Académie royale d'architecture (皇家建筑学会)成员和腓特烈二世的首席建筑师,艾蒂安-路易·布雷提倡设计中理性与情感的因素交汇,形式上追求简洁、清晰、大胆又富有神秘主义氛围的几何体造型与古典规则比例的融合。身为 Jacques-François Blondel(雅克-弗朗索瓦·布隆代尔)、Germain Boffrand(格尔曼·博弗朗)、Jean-Laurent Le Geay(让-劳伦·勒·热)的学生和 Jean Chalgrin(让·弗朗索瓦·夏尔格兰)、Alexandre-Théodore Brongniart(亚历山大-泰奥多尔·布隆尼亚)、Jean-Nicolas-Louis Durand(让-尼古拉斯-路易·迪兰德)的老师,艾蒂安-路易·布雷在教学与著述领域硕果累累,遗憾的是其著作流传至今的为数甚少,著于 1778-1788 年间的 Essais sur l'art(论建筑艺术)直到 1953 年——作者去世 154 年后才得以出版。幸运的是,他在二十世纪得到了应有的重视与再发现,其对光与影、几何与古典的创新理论影响了这个世纪的许多建筑师,例如 Aldo Rossi(阿尔多·罗西)和 Louis Isadore Kahn(路易·伊撒多·卡恩,还是习惯这个译名)。

Sublime spirit! Vast and profound genius! Divine being! Accept the homage of my weak talents… Oh,Newton(崇高的圣灵!博大精深的天才!圣人!请接受我这微不足道者的敬意...哦,牛顿!)

传说这是艾蒂安-路易·布雷设计时对牛顿的赞誉(可惜没找到法语版)。总之,建筑师自己也坦承这是一个虚构的纪念碑,将自己以及同时代建筑师的设计理念倾注其上,诞生了下面这样一个超越时代的、永远停留在纸面的建筑物。

建筑主体为球形,下部被圆柱形围绕,外围再环绕上百棵柏树。球形主体直径 150 米,超过吉萨大金字塔的高度。

参观者们先通过一条陡峭的楼梯攀登上圆柱体底座,再匍匐穿过通向球形核心部分的狭窄通道进入内部(也许是参考了吉萨大金字塔的设计)。等待他们的是一个虚空、无垠、寂静、黑暗但又有星光和烟雾的未知空间......在球形空间底部中心安静的等待着他们的是牛顿长眠于此的石棺——象征着对抗宇宙虚空的极点......

设计方案计划在穹顶——即球形体上半部开凿无数细孔。夜晚,悬挂在球形体内部中央、象征宇宙星辰的发光体将内部映衬在神圣光辉的氛围下。而建筑体表面亦会受到内部光照的影响呈现出不同的外貌。

而在日间,无数阳光渗入,投射在球体内部,显现出星辰的形状,烟雾效果则将这一切衬托得无比神秘怪诞——甚至恐怖。

补充

艾蒂安-路易·布雷最广为人知的、留存至今的作品大概是亚历山大饭店和曾参与设计的爱丽舍宫。

Peter Greenaway (彼得·格林纳威)1987 年的电影 The Belly of an Architect(建筑师之腹)中出现过此作模型蛋糕,片中艾蒂安-路易·布雷乃重要情节。

他的老师 Jacques-François Blondel 曾让作家 Jean-François de Bastide 撰写了一本塞满建筑知识私货、借以提高富裕阶层建筑知识修养的情色小说 Le Petite Maison。男主角与女主角打赌,后者参观他的私宅后定会醉心于他。女主角依序参观各个房间,品评装潢与收藏,终败于建筑激发的欲念委身于男主角。此书幸运地流传至今。

学生 Jean Chalgrin 是凯旋门、圣叙尔比斯教堂北楼、卢森堡宫的设计者。

教堂因丹·布朗畅销书而名声大振,但里面并没有方尖碑,而是一座日晷。下面也没埋什么东西。

Aldo Rossi 与 Louis Isadore Kahn 有类似氛围的作品:

其实真正意义上无法建成的建筑应该有 Giovanni Battista Piranesi(乔瓦尼·巴蒂斯塔·皮拉内西)的幻想监狱,不过这个说起来就是一篇长文了,以后有机会再提。

89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