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发布

小蜜蜂

城市设计、城市总规、修规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



推荐

小蜜蜂为你精心推荐。

中国城市规划是一个总规,控规(控详),修规(修详)等的一系列以用地为核心的建设调控法规体系总规和控规是有法律效应的,又称法定规划,实际操作上,必须要有规划资质实际操作上,规划资质应该都可以,但部分情况下(比如地块不太大)也允许建筑综合资质,否则规划审批可能通不过如果甲方出于各种目的(比如希望方案有更多空间设计考量),不一定受规范要求的修规图纸和文本说明书内容限制,常常就会叫城市设计在讨论城市设计本质之前,必须要认识到中国不同的社会体制和土地所属关系了解这个,就要补课美国土地的资产属性和中国土地国有出租使用权这两种资产方式背后引发的一系列社会活动和问题,以及为制约调控出台的法律法规体制。

最重要的一点,美国买卖了土地之后,约束地块只有控规管制,地块与地块之间没有像中国这样的修规协调这种规划法规体制的不同,造成了城市设计在美国很好的补充了没有修规的不足 城市设计一般适合处理一些复杂关系的区域,比如mixed use的综合商业区。

如果对传统单一功能的居住区去做城市设计,怎么做都不会和传统修详概念阶段差得太远,因为关系比较单纯,不够复杂。




美国的规划师是基本不做空间形态规划的,他们主要的工作对象是政策,管理社会和经济两大块内容简单说,当想突破切割过细的地块限制,突破控规一刀切,更好的协调各种建设和使用的矛盾,就是城市设计。



要了解城市设计本质,需了解国际城市规划史,了解控规管制的原理和雅典宪章精神,它们在实践过程中的失效,以及针对于此出台的马丘比丘宪章 但是宪章这些啊,都是纯历史纯理论,设计师还是更想了解实战精髓。

那我就推荐一本来自规划师(而非建筑师)视角的书,乔纳森巴纳德的[开放的都市设计程序]以纽约60年代城市改造为例,介绍了规划传统管控手段的失效,以及他们的城市设计途径尝试该书介绍美国城市设计实战探索中的思考、策略、后果、再思考和策略调整,反思并探索如何通过灵活的政策调控自发建设行为 比如这些问题:

1) 为什么第五街在中央公园段最终长成了一样的立面?(design the city without design the buildings) 在退界和限高政策以及高昂的地价共同作用下,唯利是图的开发商无一例外的最大化总建筑面积,造成控规对于建筑形态产生让人惊讶的决定性影响

2) 在控规政策漏洞和逐利本质的开发商压力下,一位无奈的建筑师提出了一个在保护建筑上空,架空做几十层建筑的荒唐方案以此引发规划师调整对策:在有低层的历史保护建筑的高容积率地块,应当怎么保证法规灵活性,更有效的协调开发商权益和历史保护的关系,避免一刀切?

3) 同样是灵活性法规,当剧院区为保持剧院公共空间特点提供建剧院送容积率奖励后,逐利的开发商在地下负几层建了一个小小的剧院,以榨取丰厚的容积率奖励,效果可想而知。

愿你的年轻的岁月如同小蜜蜂一样勤奋,愿你生活如同蜂蜜一样甜蜜。

4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