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发布

小蜜蜂

深圳鹦鹉案:王鹏被判五年冤不冤



推荐

深圳鹦鹉案, 王鹏因售卖2只自家养的鹦鹉被判5年,我刚刚接案,担任二审辩护人,网络就掀起了狂风巨浪。王鹏妻子和我的微博遭遇了空前的谩骂,甚至“私信人身攻击伤害孩子”。很明显,这是有组织的行为。希望回归理性的讨论,欢迎一切理性的批评。

1494219259299_390645.jpg

不过,这起案件当然会有争议,有些动物保护人士不太了解案情,也可能作出对王鹏不利的判断,这种批评完全是正常的。有人从法律上批评我进行无罪辩护的策略,以及我粗粗发布的辩护思路,这些批评都很欢迎。

但不可拘泥于法条,如果按照这样机械的思路,福建刘大蔚案、天津赵春华案等仿真枪案至今都是无法推动的。无罪辩护是本案的最好策略,是我们律师团队根据案情所确定的,我们相信是为当事人利益最大化的最佳策略,更利于为王鹏争取自由。请静观我的辩护词,最后的辩护效果,以及未来可能对法治的推动。

淘宝、QQ、社区均有大量交易,养鹦鹉的人可能几十万。照一审判决,全得抓来判刑?野生动物一定要保护,但司法如何做到不违反常识和人性?立法如何完善?个案推动法治,此案或是转机。

鉴于确实存在争议,为了测度真正的民意,我在此推出一项投票。

深圳鹦鹉案,王鹏2014年开始养鹦鹉,2016年4月卖出2只鹦鹉,另有45只鹦鹉认定为犯罪未遂,最终以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判有期徒刑五年。看完如下报道,并仔细研读所附的一审判决书,请假设自己是陪审员,谨慎投票?

又是一桩奇葩案?深圳男子因售卖2只自家养的鹦鹉被判5年没人想到的五年“结局”

焦虑等待了一年,任盼盼等到的结果是,丈夫王鹏一审被判刑五年。这让她有些想不通:丈夫仅仅因为出售了2只自己人工饲养繁殖的鹦鹉,怎么会判的这么重?她描述当时的情形,“觉得天旋地转,瘫坐在椅子上”。

▲任盼盼说她并不知道这两只鹦鹉是濒危野生动物

采访中任盼盼强调,他们夫妻后来才知道出售的两只小太阳鹦鹉是濒危野生动物,否则绝对不会铤而走险出售。她说,出售2只鹦鹉并没有赚很多钱。

在她的认识中野生动物保护法是保护野生动物的压根没想到人工饲养繁殖的也算野生动物法院判处犯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

任盼盼告诉南都记者,养鹦鹉、出售鹦鹉一事“东窗事发”,系买方谢某某被抓后将王鹏供出。2016年5月17日,王鹏被羁押,次日即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公诉机关指控,2016年4月初,王鹏将自己孵化的6只小太阳鹦鹉(学名为绿颊锥尾鹦鹉)以每只500元的价格出售给同案被告谢某某。法院查明,6只中只有2只是小太阳鹦鹉,另外4只玄凤鹦鹉,无证据表明玄凤鹦鹉是珍贵、濒危鹦鹉。

深圳宝安法院查明,2016年4月初,王鹏将自己孵化的2只小太阳鹦鹉以每只500元的价格出售给谢某。同年5月7日,公安机关在王鹏宿舍查获35只小太阳鹦鹉(人工变异种)35只,和尚鹦鹉9只,非洲鹦鹉1只,共计45只鹦鹉都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Ⅱ。

宝安法院认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包括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国家一、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一、附录二的野生动物及驯养繁殖的上述物种。

一审判决书显示,“虽然本案所涉的鹦鹉虽为人工驯养,亦属于法律规定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

据此,宝安法院一审判决王鹏犯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而在王鹏宿舍查获的45只鹦鹉,属犯罪未遂。

目前,王鹏向深圳中院提起上诉,知名律师徐昕已接手此案,将为王鹏作无罪辩护。

被判五年,妻子喊冤王鹏与任盼盼2014年10月份结婚。结婚前的一只鹦鹉的出现,改变了这个家庭的轨迹。

与王鹏在同一个工厂工作的曹二军回忆,有一天下雨,车间内跑来一只鹦鹉,不能飞,他和王鹏就捡回来养着,王鹏非常喜欢,买了一只配对,谁知道时间长了竟然下蛋了,蛋又孵化出小鹦鹉。

在任盼盼眼中,丈夫老实善良,乐于助人,没什么业务爱好,抽烟喝酒都不沾边。一开始养鹦鹉,任盼盼持反对态度,她觉得一个男人养鹦鹉,是玩物丧志。但身边的人包括她家人劝说,王鹏没有不良嗜好,就养点鸟而已,任盼盼想着丈夫有点爱好就有点爱好吧,没有再干预。

2015年怀孕后,王鹏出于健康考虑,不让她碰鹦鹉,所以任盼盼也不知道丈夫何时买了一只鹦鹉配对。任盼盼说,为了养好鹦鹉,王鹏花了很多精力,工厂有一片花坛,丈夫种过高粱、向日葵还有青菜,经常晚上去超市买别人挑剩下的廉价玉米,喂各种水果,甚至鹦鹉受伤了,还用云南白药给它们包扎。

王鹏通过自学养殖技术,宿舍里的鹦鹉数量不断增多,到被公安查获时,竟然数量达到了45只。基于这一点,任盼盼对法院判决无法接受,一个原因是,丈夫对鹦鹉爱护有加,没有吃没有虐待,反而通过自学养殖技术,让鹦鹉数量变多了。

“只是因为不懂法,卖了两只给别人,他已经实实在在被关了一年,难道不能判缓刑让他回家吗?”任盼盼说,她的内心感受就是,人不如鸟,明明丈夫养鹦鹉特别细心,反而要遭受五年的牢狱之灾。

曹二军知道王鹏被判刑五年的事深感意外,“他不是跑到外面抓野生的来卖,是繁殖来的,这个冤,确实冤。”

王鹏看守所独白:走一步算一步

王鹏2016年5月17日被羁押,一个半月后被逮捕,和妻子靠书信交流。2016年5月30日晚间,他在深圳市第一看守所提笔给人任盼盼写了第一封信。任盼盼收到这封信已经半月有余,从他们开始交往那天算起,还从未分开这么长时间。

得知妈妈在公安局哭晕过去进了医院,王鹏写道,“内心那最后一份坚强,还是瞬间崩溃了,一股愧疚无限放大,回到监室,坐在那,泪水还是忍不住崩溃了。”

王鹏知道自己的案子很严重,袒露心迹,“挺迷茫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他提醒妻子,去百度贴吧里的鹦鹉吧、小太阳鹦鹉吧发个帖子,看看有没有和他差不多的案子或者别人有没有建议。写到这里,王鹏悲观地表示,“不过我估计绝大部分人也和我一样,还不知道这种鹦鹉已经触犯了法律。”

南都记者搜索百度“小太阳鹦鹉吧”,里面有大量小太阳鹦鹉的帖子,网友分享小太阳鹦鹉的饲养乐趣,问题咨询,当然也有多个出售帖子,便宜的200一只,贵一点的900一只也有。

事发后,两位小朋友的问话让任盼盼显得无比尴尬。她说,有一天两个邻居家的孩子过来玩,看到墙上的婚纱照,就问“小弟弟的爸爸去哪里了”。说到这里,任盼盼忍不住哭起来,“我当时不知道怎么解释,我应该跟孩子们说叔叔之前养的鹦鹉都是犯法,叔叔被抓起来了?”

考虑到孩子渐渐长大,也越来越懂事,她担心孩子也有一天会问爸爸怎么回事。任盼盼说,“我立志要上诉,要讨个说法。这件事完全会改变我们的人生轨迹,给我们上了一堂沉重的司法课。”

南都记者5月5日采访时,王鹏妈妈说,“他只有办身份证去过公安局,从来没有去过公安局,要是知道犯法,我们肯定不会让他养。在家里养殖还犯法,让人想不通。”她背靠冰箱,几次低头出神地看着地面。

律师:坚决作无罪辩护

从羁押当天算起,在过去的近一年期间,任盼盼两次给法官写信,说明家庭所面临的困境及说明情况,替丈夫求情,也请同事出具书面证明,以此说明王鹏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都具有良好品格。任盼盼一共提供了6份来自同事的证明,1份同学的证明。

任盼盼住的宿舍内,挂着一张10元钱买来的字画,上面用毛笔写了一个大大的“爱”字,下面是“因为有爱,我更坚强”八个字。据任盼盼说,这幅字画出自一位被截肢的小女孩,给了她精神上的鼓励。

知名律师徐昕表示,此案涉及大量类似的动物养殖者和使用者,具有制度意义,接此案旨在个案推动法治,促进动物保护法更贴近任性和常识。

“养鹦鹉的人多,大家觉得犯罪有点超乎想象”,徐昕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说,“一方面我们需要保护野生动物,一方面也不能脱离人性、脱离实际,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案件寻求一个制度上的平衡。”

徐昕作无罪辩护的理由包括,王鹏人工繁殖饲养的鹦鹉不属于刑法所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人工繁育鹦鹉的行为无罪;45只鹦鹉“待售”无事实依据等等。

此外,徐昕认为,法律一定要和本身的目的关联在一起,实际上王鹏扩大了鹦鹉的规模,养鹦鹉是宠爱,不会损害鹦鹉的生存环境,反而有利于法律本身的目的,“我们做无罪辩护,我认为理由还是比较充分的。”

97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