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发布

小蜜蜂

人体感官丧失实验具体是怎么样的?



推荐

20世纪50年代,加拿大的McGill大学,研究者用$20一天的价格招募了男性的学生被试。他们被戴上半透明眼罩,棉手套,唯一的要求就是在一个空气流通的胶囊房间里待上他们可以承受的最长时间,期间被试几乎为24小时都躺在床上,期间只有进食和如厕的时候会得到短暂活动。如下图。

这个实验的目的是为了探求“人类在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环境下会发生什么”。

结果发现很多被试学生变得易怒和妄想,认知功能下降,产生明显的幻觉。比如看到了松鼠背着小包排队在自己的肩上齐步走(这个幻觉其实还挺萌。。),或者感觉到被火箭模型所砸到。这个研究的结果发现了长时间的在无意义的环境下活动会对人类产生确切的有害影响。

----

那仅仅剥夺某一项感官会有什么结果呢?

04年的一个实验设计得更加“狠心”,研究者们招募了13个健康的被试,让他们蒙着眼罩生活96个小时,并且要求他们通过录音记录自己的每日生活。结果发现13个人中有10个被试产生了视觉幻觉,症状有简单的白光白点,也有复杂的景象,人脸等等(有可能是下面这样)。

09年的一个实验发现15分钟的感官剥夺,就足以让一个健康的人产生幻觉。

在这个实验里,被试们一个一个的被安排到特制的隔音房(就是下图这样,每个房间一个人)。

所以被试在这个房间里是接收不到任何来自外接的声音和干扰,房间里还设有一个停止按钮防止被试们产生不适。

研究者们让被试在房间里坐15分钟,然后通过量表去评测他们的精神水平。结果发现仅仅在房间里呆了15分钟,被试们就产生情绪低落,幻觉,妄想等症状。

-----

那么被试的在做实验时的情绪会不会也对他们后面产生幻觉有影响呢?

早在1964年就有研究者探究过这个问题,

他们将招募到的被试分成了两组,其中一组与穿着白大褂的研究者会面,实验前先进行医疗检测,然后告知他们实验过程中可以按“终止按钮”来结束实验。而另一组则是与穿着随意的研究者会面,没有医疗测验,也没有“终止按钮”。

结果发现尽管两组接受的剥夺实验都是相同的,但是与白大褂研究者会面,有“终止键”的那组被试产生了更多幻觉症状,原因就是在实验前的一系列准备,可能让他们潜意识中觉得自己“应该”发生什么。

----

其实不只是感官剥夺,如果失去必要的社交,或者被周围孤立,就有可能产生幻觉,而很多心理疾病,比如抑郁焦虑也是由社会孤立引起的。

那么长时间与社会隔绝,还会造成什么其他的影响呢?

一个比较著名的实验就是法国地质学家Michel Siffre在1961年做的(下图就是他从地底出来的照片,因为长时间待在黑暗中,他需要戴上眼罩来保护眼睛),他计划在法国阿尔卑斯的地下冰川待上两个星期,不用一切时间记录装备,像个动物一样生存,去探究黑暗对人类生理的影响,结果是他的“两个星期”,过成了“两个月”。在之后科研人员对他的测试中,人们发现我们正常人观念中的5分钟,约等于他的120秒。

另一个类似的实验就是Montalbini在1993年做的,他在意大利的一个地底洞穴里待了366天。当他出来的时候,他认为自己仅仅在地下待了219天。他的睡眠周期几乎延长了一倍。在此之后,研究者们开始探究这方面的问题,发现大部分人在黑暗环境下,最终会形成48小时的生物钟(36小时活动周期以及12小时的睡眠周期),但是原因仍然不明了。

---------

PS: 我发现很多人对时间变慢不太理解啊。。那我就偷个懒复制一下著名的爱因斯坦美女火炉理论来解释一下,就很简洁明了了。我不确定他当时是不是真的就这么发表了。。:)。同理,很多男生玩游戏,女生购物时一天仿佛就在一瞬间过完,而在工作学习时却度日如年。

《外在感受对时间膨胀之影响》 ---爱因斯坦 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 实验摘要:一个男人与美女对坐一小时,会觉得似乎只过了一分钟,但如果让他坐在热火炉上一分钟,却会觉得似乎过了不止一小时,这就是相对论。 由于观察者的参考坐标系对于观察者对时间流逝的感知有很大的影响,观察者的心理状态可能也会影响感知。因此我着手探讨两种截然不同的心理状态下时间流逝的状况。 实验方法:我试着获取一座火炉和一名美女。但是很可惜,我无法取得火炉,因为帮我煮饭的女士禁止我接近厨房一步。不过我仍然偷偷找到了一部1924年制的曼宁—鲍曼牌松饼机。用这部松饼机进行实验,效果应与火炉相当,因为它能够加热到相当高的温度。找到美女的问题比较大,因为我现在住在新泽西州。我认识卓别林,并曾到他的公司参加1931年新片《城市之光》的首映。于是我请他代为安排与他妻子见面,他的妻子是电影明星宝丽·戈达,拥有意第绪语中所谓的shayns punim,也就是“美丽的脸庞”。 讨论:我坐火车到纽约与戈达小姐在大中央车站的“大蚝酒吧”见面。她十分明艳动人。当我觉得似乎过了一分钟时看了看手表,发现实际上已过了57分钟,我将之四舍五入成一小时。回到家后,我插上松饼机的插头,让机器加热。然后我穿着长裤和长的白衬衫(下摆没有扎到裤子里),坐在松饼机上。我觉得似乎过了一小时的时间,站起来看了看表,发现实际上过了不到一分钟。为保持两个叙述状况中的单位一致,我将之算成一分钟。然后,我打电话找医生。 结论:观察者的心理状态对时间的感知有很大的影响。

发表于1938年出版的《热科学与技术学报》(第一卷第九期)

【其他评论】---------------------------------------------------------

我想说,书里说的其实不是一个严格的实验,而是一种体验。它跟高票答案里说的把人关在小黑屋里几十个小时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最早是约1954年为研究感官剥夺设计出的封闭仓,现在已经完全商业化了,花个不到100刀就可以进去享受一小时。这种设备一般叫做Float TankIsolation Tank,在仓里面无视觉、无听觉、无嗅觉、无触觉刺激。这种疗法也不再称为感官剥夺而是限制性环境刺激疗法( REST, Restricted Environmental Stimulation Therapy)。

我们先来看看书里的设备大概是什么样子吧,传统的是这个样子的:

现代一点的是这个样子的:

其设计是这样:

隔绝仓配置如下:

用户要达到的目的/广告宣传的效果有以下(注意,效果是号称,并不都是验证过的,有实验支持的会加★注明):

作者经历的是出体体验OBE,至于“疗效”是不是真想宣传或者实验里那么好呢?不如自己去尝试一下吧!

-------------------------------------------------------------------------------------------------------

扩展阅读:

8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