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发布

小蜜蜂

[原创]王平也是一个猪队友



推荐

    司马懿关于街亭的战略构想,是“径取”。司马懿预先设想了诸葛亮对“径取街亭”的三种反应:第一,蜀军发现街亭主要通道及粮道被截断而“连夜奔回汉中”;第二,把军马安置在街亭附近让其巡回防御;第三,把军马安置在街亭。司马懿“径取街亭”的策略是,截断所有通往街亭的道路,司马懿还告诉车骑将军张�A,如果蜀军选择屯聚街亭,那么曹魏的军马会把通往街亭的“诸处小路,尽皆垒断”,“一月无粮,蜀兵皆饿死”,如果曹魏走运的话还可以擒获诸葛亮。在街亭一战中,司马懿一方始终处于攻势,诸葛亮一方始终处于守势,诸葛亮在言语中强调的也是一个“守”字,例如,诸葛亮问:“谁敢引兵去守街亭”。假如诸葛亮在司马懿发兵之时提前派人“径取街亭”,然后反客为主,伺机攻击,也许会出现另一个版本的“失街亭”。在对街亭进行战略定性的问题上,诸葛亮的认识并不逊于司马懿,“街亭有失,吾大军皆休矣”,诸葛亮的愚蠢之处在于事先未对街亭一战作出更为精细的部署。诸葛亮后来看了王平派人送去的军事图本,诸葛亮的反应是“失惊”,并给出了八个字的评议:“失却要路,占山为寨”,但这些话已经变成了马后炮!――诸葛亮为什么不当面向马谡指出“失却要路”的危害性?诸葛亮只要对马谡强调一下“不得占山为寨”,马谡就不会在“山上屯军”!对诸葛亮的吩咐,马谡是会顺从的。

    诸葛亮在发兵之前把关于守街亭的战术告诉了王平,诸葛亮明确表示,“下寨必当要道之处”。按理,这些话应当同时让马谡知道,然而诸葛亮并没有把这一战术要求直接告诉马谡,而且诸葛亮在对王平一个人交代如何下寨时没有进一步强调“不得失却要路,占山为寨”,这些话是诸葛亮后来看完了军事图本才说的,在当时已经失去了一切意义。在诸葛亮对王平所作的交代中缺少禁止性规定,属说理不充分。不充分的说理,往往是无效的,这再一次说明诸葛亮在失街亭事件中所表现出来的预见性差强人意。只有把思维进行到最后一个环节而非倒数第二个环节时,思维的有效性才会完整地体现出来。蜀汉军马到了街亭之后,王平对马谡的几次劝谏均乏善可陈,从而加快了失街亭的步伐。马谡对王平说街亭是一个“山僻之处,魏兵如何敢来”,王平竟然把“魏兵如何敢来”看作是一个合理的假设,这是王平犯下的第一个失误。对于不能成立的论点,不宜附和,不宜迁就,否则说理无从谈起。面对马谡给出的“山上屯军”计划,王平只是泛泛地表示,“吾累随丞相经阵,每到之处,丞相尽意指教”。奇怪的是,王平一再提到诸葛亮如何“尽意指教”,一再提出“就此五路总口下寨,却令军士伐木为栅”,就是不向马谡强调“下寨必当要道之处”是诸葛亮布置的战术。自己的话说服不了马谡,为什么不引用诸葛亮的话?这是王平犯下的又一个失误。王平的两次失误,可能和马谡的地位以及马谡的咄咄逼人的风格有关。

    马谡一开始表示,魏兵不敢来,从表面上看这是一句大涨蜀汉志气的豪言壮语,但它存在一个逻辑问题:既然魏兵不敢来,蜀军为什么还要在街亭布阵?魏兵不敢来的说词,虽然不合逻辑,但在士兵中存在市场,其原因不言自明。不合逻辑的话,会被不合逻辑的人接受;不合逻辑的话,有可能出自一个逻辑混乱的人,也有可能出自一个假装逻辑混乱的人。接下来马谡提出,街亭旁边有一座大山,树木极多,只有一个独立的山体,是“天赐之险”,在这座山上屯军,就像兵书所说的那样,“凭高视下,势如破竹”。王平反问,假如魏兵将那座山包围了,该怎么办?这时马谡反而耻笑王平是“女子之见”。其实,精确的谋划,远远胜于刻意制造的声势。至于置之死地而后生,只是一个存在于若干案例中的现象,并不具有普遍参考价值。死地,就是“让你死”,进入死地,死是一种必然,“而后生”是一种偶然。即使有幸获得“而后生”的效果,所付的代价也是惨重无比的。从王平和马谡的对话中可以发现,王平很是惧怕马谡并轻易丢弃原则。王平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猪队友。

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