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发布

小蜜蜂

[原创]大炮声中远故人



推荐
    往年这个时候,炮声一阵紧过一阵。年关的坚实,终究抵挡不住炮火的猛烈。我说的往年,要往前很多年,青年,或者是童年。现在的孩子爱玩枪,大人对此非常恐惧。这真不算什么,我们儿时都爱玩炮。

    冬季跟炮仗是绝配。

    炮是那种小鞭炮,估摸有二公分长、半根筷子粗、红皮黑心的小炮仗,是孩子们的最爱。得到几分钱零花钱,掉头就往小店跑,一米高的孩子,费力举起一二分钱,艰难地放在小店一米半高的柜台上。老板扒拉了硬币,从抽屉中小心地拿出一个盒子,细心数了三五个小炮,沉重地托付到孩子的掌心。

    一次和表弟玩钉硬币的游戏,我赢光了表弟手中的硬币,一起去买了小炮。表弟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多年,时常会在梦中找我,一起到荒凉的老屋廊埠玩小炮。

    得到小炮,不安分的心开始躁动。有的孩子把炮仗插在冰凌中,炸起漫天的冰屑和淤泥;有的把小炮插在牛粪中,转身的刹那,一屁股溅满牛粪;有的点燃了引信,却要数到五才肯出手,往水面一扔,触水的刹那,惊跳起水边躲藏的小野鸭......一个小伙伴,喜欢捏着小炮的尾部,让小炮在手中炸裂。后来他去了部队,回来时,是父母捧他回来的。

    炮是那种大炮,估摸有二公分穿心,一根筷子长、红皮或花皮的大炮仗。大炮是手持燃放的。先点燃大炮引信,然后手臂平伸,竖直大炮静静等一会儿,���曛�后,突闻砰的一声,大炮飞向浩渺的晴空。飞到你的眼睛几乎看不到它了,忽而一个平躺,啪的一声,它把自己炸得粉身碎骨。

    也是奇怪,旧时白喜事和红喜事,都集中在年边。红喜事集中在年边,倒是有些道理,这个时候空点儿,粮食、物品储备很充裕,适合办喜事。而老人喜欢在年边倒下,恐怕是应了一句老话:“死的工夫都没有。”这不年边有点空,正好出个远门。

    老人远走,乡里习惯送大炮,送行时,砰砰啪啪,漫天一股好闻的火药味,老人含笑躺着被抬走,十分气派。儿时一晚住外婆家,黑漆索罗感觉瓦片上有东西在行走,忽而全村人都起来了,精壮男子个个手持大炮,一路燃放,追着房顶上的不速之客,一直追到大山中。

    一个女同学,去海南工作,后来是她哥哥捧他回来的。送走她的时候,我被分配放大炮。我念了写给她的悼诗:“而今不堪看菱、看萍、看岸边的青草,草尖上的露珠,露珠里你的影。”边念边点燃引信,不提防啪的一声,大炮炸在手里,满手漆黑,手掌霎时粗大了二倍。所谓死都不肯放过你,大致就是如此吧。

    放大炮也曾挨骂过。那年村里支部改选,道德恶劣的老支书不慎落选。消息传出,村里小店火炮销售一空,整个村子弥漫在欢乐的海洋中。我路过燃放的人群,随手点了一个大炮。老支书托人来问,说我怎么这么恨他?那时只是年少好奇而已。二十几年过去,那个被人痛骂的老支书,继任者没有一个能在道德上超越他。

    如今,好久没有听到过炮仗声,甚而至于不清楚好久是多久。雄州已然霾列,跟炮仗何干?俊采依然星驰,不闻炮声,默然远去,一年又一年,直至成为往年。


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