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发布

小蜜蜂

[原创]家有奔驰算贫困户,荒唐



推荐
    家有奔驰算贫困户,荒唐

    近日,一份关于山西省临汾市隰县贫困户车辆信息的EXCEL表格在网上流传。表格显示,隰县数百名贫困户拥有427辆机动车。从车辆价值来看,绝大部分为价值15万元以下的家用小型载客汽车,但也有数辆豪车,如一名叫郭某芳的36岁女子,名下有一辆梅赛德斯-奔驰轿车,该车初次登记日期为2015年10月30日;刘某连名下有一辆京E牌照的奥迪轿车;贾某军名下更是有5辆机动车。

    1月10日,隰县扶贫开发中心证实了此事,但表示有车不一定不符合条件,还得结合购车时间、是否背户、家庭收入等情况综合评定。山西省扶贫开发办公室证实,隰县现在仍然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

    国家级贫困县的贫困户竟然开奔驰?对此,只能用荒唐来总结了。

    按照资料,2018年国家家庭年收入贫困标准为3535元。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家庭,每个人平均月收入低于300元,才能算是贫困户。一般来说,一个四口之家,只要全家月收入总和高于1200元,全家年总和收入高于14140元,那就不能算作是贫困户了。

    要是按照这样的标准来衡量的话,很显然,这隰县拥有427辆机动车的家庭,恐怕真的需要动态核算一番了。绝大部分都是低于15万元的家用小型载客车,按照中位数7.5万元算的话,这需要四口之家不吃不喝5年的全部收入来购买。此后,家庭使用的话,恐怕这每个月的油费过桥费与正常的保养等也不会是小数目。

    同时,要是将此车用于“运营”的话,至少月收入肯定会高于1200元吧。否则的话,那就是纯粹的“累赘”。问题是,不吃不喝花费5年收入购买,有这必要吗?

    退一步说,如果一个家庭能够拥有小型载客车辆,要是这样的家庭仍然算做是贫困户的话,不知道没有小型载客汽车的家庭又该算什么呢?本来嘛,我国的贫困户的标准就很具体了。当年的甘肃的杨改兰一家,除过有一头耕牛外,一个独门独户的破落小院子,几乎是一贫如洗了。而这妥妥的贫困户,竟然不被认定为是贫困户?

    要是这些拥有小型载客汽车的家庭也算是贫困户的话,是否说明当地的扶贫措施非常的得力?就连被认定为贫困户的家庭,都有实力购买小型载客汽车了,说明这扶贫的确是立竿见影。也说明,这贫困户的认定的确应该不断的动态的调整。这427辆小型载客汽车的家庭,起码从概率上说都应该算是脱贫的典型了。

    至于说,这其中的最豪的几户,如果不是有猫腻的话,他们被算作贫困户,那只能说我国真的已经实现了中国梦,甚至是贫困户的标准都已经远超世界银行的中等收入标准了。名下有一辆2015年购买的奔驰车,这位郭贫困户,要不是背户的话,那纯粹就是更改贫困户的标准或者定义了。何况,已经购买了3年多时间,搁在全国任何一个地方,或者北上广,都应该是算作“富裕户”了。然而,国家级贫困县的隰县当地依然强词夺理,否认有猫腻,真的不是一般的荒唐。

    还有一位有京牌奥迪的刘贫困户,也是同样的问题。而被曝光的名下有5辆机动车的贾贫困户,就更是荒唐了。有5辆机动车,起码可以认定是在搞经营,而一个有5辆机动车的人,也许会有负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其收入肯定会超过当地的绝大部分家庭。要知道,这贫困户的认定标准是按照家庭每人年平均收入3535元来认定的,难道说这位有5辆机动车的贾某,还能算是贫困户吗?

    其实,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如果能成为贫困户是有很多好处的。家庭成员每月可享受不低于300500元的补助,看病报销90%,民政部门还有一定的补助,如此之多的现实利益,自然对绝大多数人是充满着诱惑力的。只是,评定贫困户的标准,或者说办法,总是有着浓郁的中国特色。比如说,农村的村干部具有相当大的话语权。也许,有很多的真正的贫困户由于种种理由,反而未必能够被认定。

    到此,就不能不提杨改兰家庭了。杨改兰悲剧的一个导火索就是被取消了贫困户,本来就一贫如洗的家庭,又被取消了“雪中送炭”式的补助,让她看不到未来,成了压垮她,使她绝望的最后一根稻草。而与此同时,有很多的未必贫困的人或者家庭,反而顶着贫困户的帽子,享受着“不劳而获”的收益。

    这份隰县贫困户车辆信息的是从车管所传出来的,显然不是民政部门或者村乡的脱贫“官方渠道”,可以判断这样的信息将会更为真实体现出当地“贫困户”的家庭经济情况。起码,我以为这要比所谓的官方的数据更为客观。如果说这些有着427辆小型载客汽车的家庭,还是贫困户的话,一方面说明当地人们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贫困户的认定标准也是“水涨船高”了。另一方面也说明,当地扶贫有效果,如此可以展望,我国2020年全面脱贫真的是指日可待了。

    不过,车辆信息名单中的三位“豪车”的贫困户,当地强词夺理不承认疏漏,那就说明当地在贫困户的认定中,存在着严重的问题。毕竟,这三位“豪车”的车主,与我们一般意义上对国家贫困户的判断,差距不是一般的远。

    月收入达到2083元就是中等收入群体了,在全国范围内来说的话,不同的地域所能达到的生活水平差异太大。而要是全国范围内确定贫困户的话,有个全国性的标准年平均收入3535元为准,无论如何也得将这隰县拥有427辆小型载客汽车的家庭重新审核,最起码不用调查,对特别突出的3位“豪车”车主,肯定应该剔除出贫困户的范围。当然了,当地所谓的核实有错,不用清退的说法,很难让人理解,难道说假冒还能不追究?

    欢迎您关注微信公众号:闲言毛


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