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发布

小蜜蜂

[激荡40年]毅达资本应文禄:坚持到底 看别人看不到的风景



推荐

小蜜蜂为你精心推荐。

20年前,他是南钢股份的总会计师,在推进公司上市的路上,懵懂中与风险投资进行了第一次亲密接触;13年前,他从宏图高科分管经营业务的副总裁投身江苏高投,摸索中探行国有创投的运营之路;如今,他是毅达资本的掌门人,变革中实践了国有创投“混改”模式,掌管着近千亿资金,率领中国最顶级的创投机构,将朴诚勇毅、不达不休的精神一路发扬。

毅达资本董事长应文禄

用毅达资本董事长应文禄自己的话来说,这辈子是注定的创投命。

每周除了工作,他给自己安排的私人时间仅有2次网球活动,连女儿都用“爸爸是超人”来形容他,这位创投老兵的人生轨迹背后,是“拼”出来的毅达资本,“拼”出来的创业投资路。

两次擦肩结缘创投

人的命运似乎是早已注定,如同应文禄和创投的关系。

1991年对于中国创业投资行业来说,是有着异乎寻常意义的一年1991年3月,国务院在《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若干政策的暂行规定》中指出:“有关部门可以在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建立风险投资基金,用于风险较大的高新技术产品开发。

同年,国家科委、财政部和中国工商银行联合发起成立“科技风险开发事业中心”此后的五年间,各地纷纷建立了自己的科技风险投资机构,1992年江苏省风险投资公司就率先成立,是全国最早设立的省级专业股权投资机构,成为首批探索者。

“风险投资如今广为人知,但在那个年代,绝大多数人都没听说过这个词,对于所有人来讲都是个新鲜事物。

”应文禄回忆起来,“1988年我还在南钢做成本科科长的时候,当时全国会计知识大奖赛各省选拔,比较幸运得了南京市状元,就被选拔到省里,代表省队去全国参加比赛,当时的领队队长觉得我各方面不错,想带我一起做风险投资,第一次听说风投这个事情”

彼时,风险投资在国内几乎处于一片空白,以ChinaVest、IDG资本等进入中国为标志,外资VC才刚刚开始了在中国的探索江苏省风险投资公司作为国有创投的先行者,也在摸索中前行,翻译了很多美国的专业书籍,研究风险投资的运作

直到在1996、1997年南钢股份上市筹备过程中,按照当时的发行条件,企业上市必须引入5个发起人,南钢股份找到江苏省风险投资公司,作为发起人之一

当年,应文禄亲自主导南钢股份的上市工作,这也成为应文禄第一次和风险投资公司握手。

“我还清楚地记得,那年美国风险投资协会在南京金陵饭店有个培训,江苏风险投资公司领导谈的就是投资机构要入股南钢股份,需要给什么样的条件,有哪些约束,才真正了解到风险投资是怎么回事。

”他告诉记者,虽然当时没有直接加入投资的队伍,但从被投资企业的角度深刻的认识到估值和条款对于投资的重要性,而这一点成为影响日后投资决策的关键性因素。

时光很快就到了2005年,江苏宏图电子信息集团(简称:宏图高科)、江苏省信息化建设投资公司和江苏省风险投资公司三家省属企业通过合并重组方式组建了专业化投融资平台——江苏高科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江苏高投”),本在宏图高科担任分管经营业务副总裁的应文禄,因为熟悉资本市场,又在实体产业中历练多年,专业加产业的背景,使得他成为了江苏高投创始人之一,也印证了那句山不转水转的老话,最终还是入了这行,从此,应文禄踏上了风险投资之路。

从零起步打造投资团队

2005年适逢股权分置改革启动,中小板也刚刚推出,加上中国企业当时掀起一股海外上市的热潮,让初入江苏高投的应文禄,很快就看到了投资的魅力

“无锡尚德是江苏高投成立后的第一笔投资,准备在海外上市,但是地点选择在香港还是美国尚未决定,正好当时美国纽交所在上海做路演推广,我们就带着无锡尚德的管理层去了上海,”应文禄说,“那时候光伏产业在全中国没有几个人知道,处于非常初步的阶段,但是美国人对这个市场非常重视,美国纽交所的负责人专门到无锡看了企业,对无锡尚德董事长施正荣说这个企业很适合在美国上市,由于美国纽交所的积极推动无锡尚德非常快速的进入了上市通道,在2005年底就成功在海外上市,前后不到半年的时间。

另外一家就是南京高精传动设备制造集团有限公司(后来更名为中国高速传动),这家总部在南京的公司在齿轮轴的细分领域做到了第一,在港交所成功上市,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鼓舞。

“那时候中国投资的高科技产业和新兴产业和现在的情况不太一样,所谓的新兴产业基本都在海外上市,中国资本市场更多的是容纳传统的制造业以及以大银行为代表的金融企业上市,大量国有大中型企业占优势,民营企业上市的比例不是很高

基于两个企业的成功上市,让应文禄坚定了对中国风险投资行业前景的看好,由于江苏高投在起步阶段家底不是很厚,加上原来江苏风险投资公司的运作是以LP的角色参与,并无投资实战经验,在三家公司合并之前,懂投资的所有人员几乎全部离职,运作受到极大考验。

想到当年那段起步时光,应文禄内心充满了感慨:“我们真的是投资从零开始起步,相当于创业一样,但清晰地认识到想在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必须要打造自己的投资团队”此后,开始迅速组建投资团队,在2005年年底招聘的第一个人便是尤劲柏,现在已经成为了毅达资本的总裁,投资部第一任总经理是董梁,现在任职江苏高投总裁,其他招聘的专业投资人员也获得不错的发展也正是当年的高瞻远瞩,奠定了如今毅达资本最具战斗力的投资团队,也形成了独具江南特色的投资烙印

在应文禄看来,江苏是全国经济最具活力的省份之一,由于江苏的产业结构特色,导致了江苏股权投资机构的独有特质江苏的中小企业发达,制造业也十分发达,企业家精神有低调、诚信又务实的特征,做事有板有眼,和特有的江南文化和深刻的文化底蕴分不开

这种文化背景下也潜移默化的形成了江苏创投机构区别于其他地区机构的风格,江苏的创投机构和江苏的企业风格是相似的对比来看,深圳改革开放比较早,民营经济发展活跃,市场化程度较高,而且深圳比较包容,吸引了全国各地的人才在深圳发展,相对而言江苏注重本土化人才的培养,围绕江苏以及江苏周边,比如安徽,浙江,山东等长江带地区发展,不管是企业的性格,投资机构的性格,都有明显的江南特质

坚持到底 看别人看不到的风景

由于国有创投当年受到国有股转持充实社保政策、国有企业不能承担有限合伙的GP责任以及决策体制、激励机制等方面的原因,市场化改革的呼声强烈,在此背景下,江苏高投于2014年初在国有创投改革探索中率先进行市场化实践,国有投资集团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产物——毅达资本成功组建。

“刚开始改革的时候,压力很大,没有体制托底,能不能养活自己都是一个问题”他回忆到,但是体制改革带来的优势,给了毅达资本最大的助力,市场化的魅力很快显现,不仅每个员工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工作,合伙人也冲在了业务一线,平均每周立项十个项目,每周一的投审会经常开到半夜十二点干上了投资这行,就意味着每天都在与时间赛跑,投资经理平均每人每年要看150家-200家企业,应文禄每年看过的项目也超过200个

在应文禄的带领下,从混改起步的48亿基金管理规模,到2018年10月底,毅达资本管理团队已经累计组建了85支不同定位的股权投资基金,管理资本规模937亿元,累计投资支持了720家创业企业,助推其中158家企业登陆境内外资本市场。

这与应文禄倡导投资的基本逻辑:坚持做好行业研究,沿产业链投资,时刻关注热点,但不跟风、不盲从、不追高,坚守价值投资,密不可分

他经常举的一个例子,巴菲特之所以产生于美国,是因为他处在美国的国运不断上升的一个时期,巴菲特的主要投资布局在美国而应文禄则坚定的相信,21世纪一定是中国的世纪,创投行业一定是中国最有发展前景的行业

在应文禄眼中,未来10年是创投行业发展最好的时代,也是私募股权投资创造财富的最佳时代,VC/PE自身就是最大的风口行业,对标国际一流的私募股权投资管理机构黑石、凯雷,都不仅仅局限于做股权投资,根据不断变化的环境,毅达资本未来真正想构建的是一个大资产管理平台,以VC/PE为内核,多项资产管理业务并驾齐驱。

2018年10月,毅达资本组织了公司一年一度的文化之旅活动,应文禄将手下的爱将们带到了甘孜藏族自治州,在海拔4700米雪山,不断坚持不断攀登不断超越,看到了绵延起伏的雪山,不无感慨,虽然路上很苦,但坚持爬到了山顶,看到的是别人看不到的风景

抓住下行机会逆势布局

2018年以来,中美贸易战、环保风暴、去杠杆等一系列重大事件的影响开始叠加显现,创业投资行业发展放缓,从“募、投、管、退”四个方面承受多种压力,应文禄认为,现阶段需要逆向思维智慧,坚守长期投资理念,在低点中寻找优质的投资标的

“其实资本市场下行,市场环境变化对于投资机构而言,是个非常好的布局机会逆周期对投资机构来说也是一场压力考试,在逆周期之下,挤掉泡沫,才知道什么才是最值得投资的标的”。

应文禄表示,“我们需要抓住这次难得的再次发展的机会,今年以来投资人看项目的勤奋度更高,力度更大,投资保持匀速,但项目的挑选余地多,谈判空间也大了,行业逐步回归到常态,过去投资机构哄抬估值的乱象下,反而比较难下手。

过去有市场声音认为毅达资本在互联网明星项目上有所缺失,显得过于传统,但应文禄不这样认为,经济繁荣的时候,顺风顺水,靠水涨船高获取收益是一种方式,很多投资机构利用这个周期也做了布局他告诉记者,市场上曾经所谓的明星项目毅达资本基本都谈过,有的可能是估值、条款的原因,有的可能是尽调开放度达不到要求的原因,最后都放弃了,我们坚信,投资宁可错过,但不可犯错市场上也有不少投资机构靠明星项目撑门面,在上市前临门一脚突击,并不能体现专业性,也不符合在VC阶段布局支持实体经济的逻辑

“作为一个成熟的投资机构,要遵循自己在市场上多年磨练出来的打法,不盲目跟风,保持一份淡定和从容。

”他说,“投任何项目,都要考虑两个核心点,首先是估值,能否持续为投资人赚钱,其次,有没有条款做保护,所有的企业在上市路上都难以做到百分百的成功,下行周期有条款和没有条款的差距很大,我们2年前看了一个文化类的热门项目,当时估值10个亿,今年只有3个亿不到,如果当时投下去就会变得很麻烦,所以做投资要保持冷静、自律、坚守投资本质。

简而言之,对于投资机构而言,上行周期其实很难看出谁好谁坏,但下行周期时谁在裸泳一目了然

他还特别强调,投资是“九分投、一分管”,有些机构简单的按照书本上的“三分投、七分管”进行投资,其实是错误地理解了投资,一旦投错,靠投后管理是没有用的。

应文禄表示,“九分投、一分管”并不是不重视投后管理,不需要投后管理,背后的逻辑很简单:正所谓投后管理流的泪,正是投前脑子进的水作为投资机构来说,应该努力将风险管理摆在前面,寻找那些优秀的企业家,有良好成长性的产业和企业,而不要把时间精力浪费在那些不好的项目上去,投完以后要去花很多时间进行管理,本末倒置,花费很多时间却依然难以产生效果

尽管目前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备案数量超过1万4千家,管理资金规模也超过7万亿,但私募股权投资行业仍然是个新生的小众行业,社会大众对其的认可度、知名度、美誉度还不高。

对于大众而言,超过90%的人还分不清创投和P2P理财、私募证券的区别;政府层面对创投的理解也还在逐渐加深过程中,而应文禄对于大量的泡沫故事、财富传奇以及动不动将私募与股权投资简单的挂钩正有意无意地掩盖着创投支持实体、支持创新、支持中小、支持科技进步的成果的现状有一定担心

同时他也积极呼吁,创投机构应该主动响应监管、加强自律,提升行业的社会认可度,让监管层更加理解这个新生的行业,制定更符合行业发展的监管策略,这是创投机构的责任和义务,更是行业良性发展的基石。

证券时报记者:改革开放带来了中国经济的腾飞,对于创投行业而言,您认为在哪些方面受到了改革开放带来的红利?

应文禄:创投的发展和经济发展是高度相关的,中国经济在改革开放40年以来的实践也证明,企业的发展一定是领先于创投机构的发展,没有企业成长的沃土,创投机构是发展不起来的,美国创投机构的发展历史也是一样

中国真正的大量科技创新是从90年代末开始,改革开放给各行各业都带来了历史性机遇

第一,有了一批企业的基础。

三中全会“破墙开店”带来了第一次大众创业的热潮,1992年小平同志南巡讲话带来了第二次大众创业的热潮。

因为创投机构投资是投向实体企业,如果没有无数创新创业企业的蓬勃发展,创投行业也将没有发展的机会

第二,财富增长有了活水之源90年代中后期,中国的房地产开始从计划分房时代向商品化时代转变,催生了房地产行业的快速发展,此外,大量实体企业在改革开放的热潮中发展壮大,在这个过程中带来了政府、企业、个人财富的迅速增长,成为了LP端的资金来源

第三,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为创投行业的发展提供了支撑创投行业发展离不开资本市场的建设,1990年深交所、上交所开市,2004中小板开板,2009年创业板开板为创投行业畅通了退出路径

第四,改革开放将美国创业投资的运营模式引入到中国,并随着实体经济繁荣和证券市场的发展,逐步探索出适合中国国情的中国创业投资发展之路。

证券时报记者:创投行业今年以来面临很多挑战,其实创投行业还是个新生事物,投资机构和监管层都在探索中前进,行业未来更好的发展需要做哪些方面的努力?

应文禄:首先,创投机构生存发展的道理特别简单,通俗地说,就是募资“不骗人”,投资“不被骗”管理投资人的资金,担负着信任和责任,核心一定是自律;然后要懂得投资就是投人的道理,敬畏投资这份事业,按规矩出牌虽然过程中曾经出现过不同的声音,但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和过去没有监管相比已经是非常大的进步。

行业的发声方式由过去的行业头部机构、品牌机构发声,到现在变成了有组织的发声最近监管机构也在赋予私募机构更多的职责,正是看中股权投资机构市场化的能力,股权投资是在金融体系里最具创新能力、最应该宽严相济也是最具活力的行业。

证券时报记者:如何看待上海推出科创板的新措施?未来对于创投行业带来哪些影响?

应文禄:这次科创板不同于几年前的战略新兴板科创板是中美贸易战倒逼中国科技创新、自主创新的结果,是正确的选择、必然的选择。

科创板的推出将极大地支持中国的科技创新,是一条能够极大地鼓舞科技人员专心科研、提升技术的重要路径。

科创板的推出,国内一切拥有原创技术但是尚未实现盈利或者不符合A股上市标准的企业就没有必要再跑到美国去上市了,中国的人民币基金完全有能力支撑中国的纳斯达克

科创板的及时推出,有利于一级市场的正向循环,鼓励风险投资投向科技,如果设计好务实的退出机制,那将是大好事,但是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中需要更多智慧只要我们的监管层能够在发行上市标准的选择多一点包容性,多倾听市场的声音,这一制度的推行,将会深刻地改变中国科技产业的发展,将会深刻地改变中国资本市场的结构

证券时报记者:国家提出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创投行业在这方面应该而且能够发挥哪些作用?

应文禄:首先,民营经济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主体,而创业投资是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推动民营经济发展的重要资本力量。

产业转型升级和未来科技引领是一脉相承的,创投行业一直是伴随着未来产业的发展而发展的,能不能推动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取决于未来投资的项目是什么高质量发展要求投资能够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产业;时代在发生变化,传统经济正在向新经济过渡,这是一个变革的时代,也是一个创新的时代,未来一定属于数字经济、知识经济、技术经济的时代

其次,中美贸易战的根本体现在科技水平的差距,要支持科技的发展,需要将国家多年来增强的国力、增长的财富引导到加大对科技的投入和高端产业集聚的支持上来。

投资机构的市场化能力是任何行业无法比拟的,而这种市场化能力就是前瞻性的能力创投机构应有所为,只有在人工智能、生命科学、机器人、5G、云计算、智能制造等产业上加大投资布局,真正扶持一批拥有进口替代能力、拥有自主创新能力、拥有原创技术、有工匠精神的企业发展壮大,中国才能在未来的发展道路上去和发达国家抗衡,而这也是创投机构应该承担的使命和责任。

愿你的年轻的岁月如同小蜜蜂一样勤奋,愿你生活如同蜂蜜一样甜蜜。

14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