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发布

小蜜蜂

漫谈中国人居生活40年



推荐

APP Store 排名第一的家居杂志

正如卢梭在《瓦尔登湖》中说过,“文明改变了人类的住房,但没有同时改变住房里的人。”特定时代背景下人的生活方式往往由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所决定。人还是这些人,黄皮肤,黑头发,他们的生活却在不知不觉中告别了从前。

约摄于上世纪80年代,中国,一位出租车司机和妻儿在家里的合影。屋里里还配有电视和音响等现代化设施。

过去一间10平米的棚屋里住十个人,一个床铺就是一个家。

现在一个人可以四海为家,追崇全球的生活体验。

过去的房子用不起木料和水泥件儿,只能墙外砌砖,内打土坯,屋顶年年抹花秸泥。

现在的房子墙面和地面铺的是高科技的纳米水泥,屋顶也换成钢化玻璃。

过去胡同里的生活被杂物挤满,没有空间活动,晚上要摸黑去公共厕所。

现代人们搬进三两层的洋房、百米高的公寓,拥有独立卫浴,洗澡的时候也可以听音乐。

过去的的灶房火烧火燎,柴草堆积如山,大烟囱炊烟袅袅对外诉说一家人的作息节奏。

现在的开放式厨房窗明几净,做饭变成家人互动的生活乐趣,饭菜也更有味道。

小蜜蜂

改造后的北京大栅栏胡同

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大众生活方式的引领者,一直在开拓以人为本的生活价值观,科技的发展让老百姓过上更舒适的生活。

都市人不再走好几公里的路去买菜、买花,一个手机应用即可足不出户轻松购物。

孩子们带上VR眼镜玩“切水果”“闯关游戏”,而不是趴在脏兮兮的地上玩“堆积木”。

家庭主妇们在看书、旅游、健身和教育孩子时,“机器人”已经完成了洗衣、洗碗、扫地、煮饭等家务。

小蜜蜂

正在等候地铁的上班族

今天,我们站在改革开放40年的时代节点回头向后顾盼,当下的生活不正还原了老辈人的居住梦想吗?当人工智能凭借亿万次失败演练达成完美,我们将在未来无限接近正确答案的路途上,感受每一度舒适生活带来的无与伦比的喜乐。

今年年初上映的电影《芳华》诠释了几分中国七十年代的生活光景:样式简单的实木家具,用毛爷爷画像和挂历装饰的水泥墙……陈灿同学偷偷摸摸拿到女生宿舍的老式收音机也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小蜜蜂

《芳华》老式收音机

十九世纪末英国刚刚结束工业革命。贝尔发明的电话、多尼索普研究的电影放映机、迈布里奇发明的摄像机、约翰斯塔里制作的自行车都在二十世纪中国对外开放政策出台后陆续流转到中国的有钱人家里。

老百姓当年用上了这些“洋物件”,却不理解“产品”、“设计”、“奢侈”这些外来词汇兜售的生活方式。大家只知道搪瓷杯漂亮,可以喝水。尼龙包轻便,可以装东西。晚上男男女女工作完回到家里,听听广播里的《岳飞传》和《杨家将》就是最有趣的事情了。

小蜜蜂

80年代黑白电视机

外来文化打开了中国消费市场,正如红遍大江南北的歌曲《年轻的朋友们来相会》唱得那样,“天也新,地也新,城市乡村处处增光辉。”

老人儿讲究“嫁妆三大件”,黑白电视机、凤凰牌自行车和缝纫机,条件好的再加个冰柜。其中电视的出现尤为关键,不仅带来了更多的外界信息,同时也让各色人物的生活方式闯入市民们的视野。

“万元户”的两层小洋楼,屋顶青瓦两面坡,地上铺着方格花纹的塑料地板革。屋里的摆件、挂件,比如港式皮毛仿品、吊顶的花边、欧式吊灯、挂钟等等都是高级货,让家显得特别温馨。相比之下,普通人“里生外熟”的土胚房就素多了,洋灰地、半截白绿墙、大灯管,卫生间多是公用的,一些筒子楼逐渐设立起陶瓷蹲便器,但是坐便器、浴缸尚未普及。

小蜜蜂

《芳华》刘峰自己做的沙发

街头家具店里暗淡的日光灯下,粗糙而土气的棕红色家具大多造型笨重、功能欠缺、款式多年不变。大众兴起自制家具的风尚,自己动手做沙发、捷克式的家具、清水蜡克、或极淡的黄色家具……或者将若干个方方的箱子放在一起,变成“组合式家具”,总之要与国营家具店里的式样对立。

改革开放的第二个十年里,中国人的价值观发生了很大转变。1994年中国加入WTO,在全球贸易的推动下,深圳沿海地带产生了巨大的消费需求。香港的顶级样板间流入中国,同时引进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设计师。

香港是一个中西文化门户,带来西方先进设计理念和生活方式观念。香港设计之父高文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