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发布

小蜜蜂

孙宏斌许家印先后“入坑”,还有谁敢投资贾跃亭?



推荐

来源:Wind金融终端 移动APP

江湖风波又起。

先是恒大健康发公告,FF隔天再发声明。前有孙宏斌投资乐视失利,如今恒大与FF的合作又生变故,不免让人唏嘘。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贾跃亭的造车之路彻底陷入了罗生门。关于这场风波的核心则是“贾跃亭究竟有没有按时履行此前恒大投资FF时签署的对赌协议”。

如今,风波还在不断发酵,“老赖”贾跃亭和“准备大干一场”的恒大许家印,究竟谁在下一盘险棋?

受此风波影响,10月8日早盘,港股恒大健康开盘大跌逾35%,截至当天收盘,恒大健康跌16.38%报8.78港元/股。也就是说,公司市值一天缩水了148.6亿港元(折合131.5亿元人民币)。而公司在6月底宣布投资贾跃亭旗下的Smart King公司后,其股价从6月25日的4.61元一度上涨到17.64元,涨幅最高曾达到382%

当天,A股乐视网开盘大跌9.21%,截至收盘跌7.93%,报3.60元/股,公司市值一天缩水了12.4亿元人民币。要知道之前,投资者曾期望贾跃亭造车成功,赚到钱来偿还巨额债务,其股价从最低点的2元,一度反弹到4.35元,涨幅最高达217%

小蜜蜂

小蜜蜂

(图片来源:Wind金融终端 )

败光55亿,贾跃亭把金主告了

10月7日,贾跃亭亲手将自己的“金主”——恒大一纸诉状告上了香港仲裁中心。 

在短短三个多月的蜜月期后,恒大入股法拉第未来(FF)一事出现重大变局:贾跃亭突然在香港提起仲裁,要求收购方恒大方面退出。

根据恒大健康对外发布公告,贾跃亭在花光了恒大提供的首批认购资金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4.9亿元)后,于10月3日,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10月7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

恒大子公司时颖于2017年11月30日与贾跃亭控制下的FF Top公司签订合并与认购协议。恒大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45%股份,按照协议约定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恒大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支付的8亿美元。

公告还显示:2018年7月,贾跃亭提出恒大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恒大为了最大限度支持合资公司的发展,与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

其后,贾跃亭利用其在合资公司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合资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并要求:1、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2、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小蜜蜂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恒大方面相关负责人透露,在恒大与贾跃亭签订的补充协议中,恒大共对贾跃亭和FF提出了七条要求。但涉及具体协议内容,恒大方面只表示不便透露。

恒大认为,时颖已经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Smart King提出仲裁严重伤害了时颖及其股东的权益。时颖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时颖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

FF回应:恒大没能够履行承诺和支付同意的款项

10月8日,法拉第未来在社交媒体发布公告称,其试图摆脱恒大的唯一原因是,恒大没能够履行承诺和支付同意的款项

FF称,2018年1月,FF和投资方就已确认了总体预算。此后,通过月度经营报告向投资人定期同步资金预算执行情况和未来资金计划,而且所有资金支付均在投资人委派的财务人员审核下执行。

声明中表示,与恒大向媒体以及股东所称不同的是,包括FF全球CEO贾跃亭在内的任何人,都没有对董事会进行“操控”,以达成相应的补充协议

 

小蜜蜂

 

有投资者表示,孙宏斌投资乐视失利的事迹在前,业界对恒大投资法拉第未来不看好也很多,但没想到双方这么快就发生矛盾。

  

短暂的蜜月之旅

也许大家都还记得,今年6月许家印携资金入局,被称为是为陷入绝境的贾跃亭“雪中送炭”。强劲的利好消息甚至还为乐视网股价带去了一波上涨。

贾跃亭“造车”计划加速推进,得益于恒大的资金加持。

2017年11月,香港时颖公司与以贾跃亭为代表的FF原股东以合资模式设立了新公司Smart King,时颖出资20亿美元获取其45%股权,并先期支付了8亿美元的投资金额,剩余12亿美元投资计划于2019年12月31日及2020年12月31日之前各支付6亿美元。

小蜜蜂

  (图片来源:汽车之家)

6月25日,恒大以67.46亿港元(约8.5988亿美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全资持有FF香港与FF美国)45%的股权。换算后可以发现,FF继续成长了近半年后,恒大仅用6000万美元的溢价就将FF全盘接下。

恒大的资金到位后,FF91量产计划被迅速推进。

公开资料显示,FF近几个月在中美多地陆续组织缴纳订金用户鉴赏FF 91,获得大批订单。有报道称,在国内举办的一系列小范围私密赏车活动中,FF 91现场下单率超过50%。

9月19日,法拉第未来第一次将FF 91样车从亚利桑那州的测试工厂运到洛杉矶总部,贾跃亭现身活动现场,强调将在2019年上半年开始FF 91订单首次交付。

争夺控制权?

除了资金,当时恒大与FF的合作还有两个关键点:

一是AB股模式,贾跃亭享有“ 1股10票”的权力。粗略计算一下,恒大健康透过时颖公司仅持有Smart King12%的投票权,而贾跃亭等FF原股东投票权则高达88%。通过这种同股不同权的架构,贾跃亭在Smart King股东会中依旧具有一票权。也就是说恒大健康入股后,贾跃亭虽然仅为“二股东”,但仍将实际控制FF的经营决策。

而这一AB模式的设置前提是,在贾跃亭FF原股东违约的情况下,其投票权将出现反转,特别投票权将回转到恒大手中。另外,员工股权激励的股份不具有任何投票权。

二是恒大入股的同时,还与FF原股东签订了对赌协议,如果FF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做到首批电动车量产交付,贾跃亭将失去对公司控制

对赌是这场纠纷的关键。

贾跃亭曾口头承诺,FF91要在2018年底实现量产、2019年投入生产10万辆。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兼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有限公司(恒大FF中国)董事长彭建军称,“全力确保在2019年第一季度FF91按时达到量产目标。”

今年8月28日,FF91首台预量产车下线,9月19日,这台预量产车从亚利桑那州测试场被运回洛杉矶总部。这样的节奏离FF91年底实现量产的计划相去甚远。如果无法完成对赌,贾跃亭势必会失去对FF的控制权。

中国新闻周刊报道称,从贾跃亭仲裁的诉求看,这或是一次典型的企业控制权之争。首先,恒大作为FF股东的这一事实是难以改变的,因此贾跃亭第一诉求仍然是解除恒大对其融资的限制,以引入新的股东,形成制衡;其次诉求是解除恒大对其控制权的转移约定,以避免将来可能失去FF控制权。

FF这则颇令人意外的公告将恒大推上了看似矛盾的境地:8月时曾许下十年后年产能500万辆的计划;另一面却在量产的关键时期断绝资金投入。

正式入主FF仅仅3个月,恒大对于FF的掌控已经涉及方方面面。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式系统显示,法拉第未来在广州成立的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在7月24日已经正式更名为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也由王志刚变更为了恒大集团副总裁彭建军。 

小蜜蜂

今年8月14日,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在广州正式揭牌。贾跃亭和FF相关人员并未出席现场的仪式。这也被外界解读为恒大与贾跃亭方面存在分歧。

从变更公司名到成立揭牌仪式,显示出恒大已经全面接管FF中国业务。在对赌条件下,贾跃亭在FF的位置看上去越来越被动。

美国当地时间7月13日,恒大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亲自赴美到FF总部进行视察时,消息显示,恒大集团总裁夏海钧兼任FF董事长、贾跃亭则任FF全球CEO。

接近FF的人士对媒体称,这实际上是FF控制权之争。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目前看来,对赌失败的风险让贾跃亭再次面临背水一战。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不排除是贾跃亭在难以如期兑现量产承诺、可能失去控制权的背景下走的一步险棋。”

贾跃亭是否有“后手”

不过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猜测,还有一种可能是贾跃亭找到了新的投资人接盘。

从恒大健康发布的公告看,贾跃亭的两个诉求中,就包括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融资同意权,这是为了扫清新股东加入的障碍;另一个诉求为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这显然是希望恒大退资。

值得一提的是,从以往经历来看,贾跃亭对公司控制权和股权一事看得很重,如乐视网已经身负巨额债务,贾跃亭依然不愿意放弃股权,让孙宏斌当上大股东。

而如今同样的故事,发生在恒大身上。

乐视造车,命悬一线

虽然双方在各自的声明中都没有披露此前具体的合约款项,不过有一点是确定的,从国内的诸多造车新势力的情况来看,贾跃亭现在应该处于急需资金投入量产的阶段,而恒大的一纸公告则像是在满身伤口的贾跃亭身上加了一把盐。

从最初的牵手到如今的正式撕破脸,时间仅仅过去了3个月。在这3个月里,贾跃亭用恒大8亿美金的第一笔打款,造出了第一台量产车——FF91。当FF91亮相后,所有人都对于此前创业失败的贾跃亭重生信心时,老贾和恒大却突生间隙。

不得不说,这次的公开撕破脸皮对于贾跃亭来说,是一次破釜沉舟。如果仲裁成功,贾跃亭将继续着自己的造车梦;如若不成,则很有可能FF易主,老贾归国。

据了解,贾跃亭“造车”计划的加速推进,得益于资金加持。

恒大不给钱,如何保证接下来的量产?摆在贾跃亭面前的是一道“命门”。更何况,贾跃亭一直将FF视为摆脱自身及乐视困局的筹码,这场翻身仗不好打。

截至目前,FF已获得专利超过380件。历时四年研发的FF91多项技术指标达到世界顶尖水平。比如,百公里加速时间为2.39秒,最高续航里程700公里。

21世纪经济报道称,不过,要达到如此高的续航水平,离不开价格昂贵的原材料及技术研发成本。根据一组测算,如果达到FF官方宣称的续航水平,其总成本可能会超过10万美元。

留给贾跃亭与FF的时间不多了。量产成功与否,关系到贾跃亭是否还能继续主导FF。今年6月,恒大和FF签订对赌协议,如果在2019年不能实现量产,贾跃亭将失去1股10票的权力,恒大将主导FF的经营。

恒大方面人士称:“贾(贾跃亭)可能是知道明年第一季度量产很难实现,按照约定会出现权利反转,所以贾提前反悔、企图撕毁合同。”

预产量车出来了,却没法完成量产。如若对赌违约,失去了FF的贾跃亭,或许真的会一无所有。某种程度上,恒大卡住了他的喉咙。

对于头顶“老赖名单”的他而言,时间和金钱就是翻身关键。

贾跃亭跟谁都“不合拍”? 

不管是从当初的乐视汽车,还是到现在的FF,贾跃亭在造车路上貌似和谁都“不合拍”。

2013年,贾跃亭正式提出造车设想后,乐视的高管们几乎全员反对。当时贾跃亭力排众议撂下狠话:“即使乐视造车万劫不复,也义无反顾。”

随后在2014年11月,时任乐视董事长兼CEO的贾跃亭因患胸腺瘤在香港接受手术治疗归来,借此契机,贾跃亭曝光了造车的“See计划”。当时,他在微博中是这样写的,“无论经历多大磨难,推动人类进步的梦想永不改变,望着窗外的雾霾,承受着病痛的折磨,更深刻感到‘See计划’一年多海外艰辛的值得。为改善人类生存环境、为让每个中国人都能呼吸纯洁空气、为推动一场新的产业革命,我们#See计划#见……”

在“See计划”面世之前,北汽董事长徐和谊甚至在一次公开场合点名“乐视网”,表示愿意“代工生产乐视汽车”。

随后,北京汽车还与乐视控股签署战略合作。乐视甚至与北汽集团共同投资了美国一家高科技纯电动汽车的设计公司Atieva。不过,这个名叫Atieva的设计公司这两年已经很少有消息了。

北汽还只是贾跃亭的造车路上的第一个合作伙伴,接下来就不得不提贾跃亭造车的第二位合作伙伴——阿斯顿·马丁。

2015年,乐视与阿斯顿·马丁宣布共同启动研发项目,联手推进下一代互联网汽车技术。有了阿斯顿?马丁的加持,2016年4月,乐视的首款概念样车正式亮相。

在那次发布会上,贾跃亭激动得整个人语无伦次,几度哽咽落泪。

事情发展到这里,很多人以为贾跃亭的造车梦即将实现,那些质疑他PPT造车的人也将被狠狠打脸,然而现实总是比较尴尬。2016年10月,乐视汽车在美国旧金山举行发布会,原计划由贾跃亭开着升级版的乐视概念车LeSEE Pro亮相,然而现场取而代之的是贾老板从后台跑步上场。现场媒体哗声一片,很多人质疑这款车型根本就没被造出来。

随后,贾跃亭又迎来了与阿斯顿·马丁合作的决裂。

2017年,阿斯顿?马丁公司首席执行官安迪?帕默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乐视因资金短缺而撤资。再加上,有媒体爆料,美国内达华州官员指责乐视汽车是庞氏骗局,贾跃亭宣布的很多扩张项目根本没有资金推进,乐视不断在用一个项目融资的钱来补上其他项目的缺口。

自此之后,乐视的困局便开始了。没想到,贾跃亭早留有一手,曾于2014年在美国秘密创办了FF,当时FF还只是以乐视汽车业务的战略合作伙伴身份出现,随着乐视汽车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主角FF才正式露出真面目。

不过,这个时候,贾跃亭已经因为乐视的资金问题,被冻结个人资产,甚至列入“老赖”名单。

没想到,此时贾跃亭的第一位“救星”是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

从最初的孙宏斌投资乐视生态,到计提了对乐视的全部投资,前后不过500天。2017年1月15日,孙宏斌为第一大股东的融创中国宣布,旗下子公司拟以150亿元入股乐视网、乐视影业及乐视致新三家公司,其中60.4亿元收购乐视网8.61%股权、10.5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5%股权、79.5亿元增资以及收购乐视致新33.5%股权,投资金额共计150.4亿元。乐视网和乐视影业、乐视致新将成为融创中国的联营公司。除融创中国外,此次入股后,融创成为乐视网的第二大股东,并获得1个乐视董事会席位。

彼时,孙宏斌公开说道,“我特别赞同老贾的精神,这种企业家精神在这个时代是很稀有的。贾跃亭是罕见的比我还有企业家精神的人,不仅勤奋刻苦,还能用这么少的钱干这么大的事,也许共同的坎坷经历使得我们非常默契。”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2018年3月25日,孙宏斌卸任乐视网董事长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乐视网已经是一个妖股了,股价暴涨暴跌,我背不起这个锅。”

4天后,在融创中国2017年度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宣布对乐视系计提约165亿减值拨备,并大声疾呼:“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165亿都亏损了,已经不是壮士断臂,是砍头了!以后不要再提乐视,归零了,没了。”

即使没了孙宏斌,贾跃亭依然还挣扎在这条和谁都不“合拍”的造车路上。

随后,从李泽楷到印度塔塔,再到泰国国家石油公司,不断有传闻称FF将获得各路大佬的注资,但随后均遭否认

然而,2018年6月25日,随着恒大健康一则公告,贾跃亭不但如愿盼来了著名地产大亨许家印控制的恒大健康总计20亿美金的注资,同时更是保住了FF首席执行官的职位。

6月26日,恒大宣布通过收购时颖公司100%股份,获得FF 45%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7月13日,许家印去了洛杉矶的FF总部参观,贾跃亭全程陪同,从曝光的现场照片来看,当时气氛颇为融洽。

前有孙宏斌投资乐视失利,如今恒大与FF的合作又生变故,不免让人唏嘘。而公开资料显示,贾跃亭已8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据澎湃新闻报道,贾跃亭目前仍滞留美国。

(Wind综合中国新闻周刊、21世纪经济报道、每日经济新闻等)

小蜜蜂

95

评论